中国•神木杨家将文化研究会欢迎您!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网站首页 | 专家论坛 | 百家之言 | 作品择目 | 史海钩沉 | 人物春秋 | 寻根探源 | 影视戏剧 | 遗址遗迹 | 图片集萃 | 杨家城开发 | 今日神木
您当前所在位置:网站首页 >> 专家论坛 >> 杨家将古战场考察报告 >> 阅读

杨家将古战场考察报告

2013-11-07 10:21:41 来源:杨家将文化研究会 浏览:716
内容提要:在我国历史上,以“杨家将”父子祖孙、部曲僚属乃至巾帼女眷,满门历世以守土抗战为己任,同仇敌忾,百折不挠,视死如归,成为中国人民反对异族外来侵略、压迫的爱国主义经典。

【提要】在我国历史上,以“杨家将”父子祖孙、部曲僚属乃至巾帼女眷,满门历世以守土抗战为己任,同仇敌忾,百折不挠,视死如归,成为中国人民反对异族外来侵略、压迫的爱国主义经典。本文就迄今学界争议的杨家将出身史地问题,通过文献考订作出辩证基础上,进而核以野外考察,着重就杨家将经历的主要战役杨业抗辽雁门之战、朔州之战、杨延昭抗辽遂城—羊山之战、杨文广抗夏筚篥之战等著名古战场作了核实和复原。此外,还就散布于各地径由杨家将轶事命名的遗迹遗存,择取迄今犹留有确属宋代人工构筑——即一般可资征信的遗迹遗存,尽可能作出钩沉和附记。

[关键杨家将;古战场;野外考察

在我国古代历史上,十至十二世纪间的五代两宋,与生俱来,外患连绵,是一个受异族侵略欺凌的历史时期。杨家将以宋名将杨业为代表的含杨业—杨延昭—杨文广祖孙三代以及女眷折太君、穆桂英等巾帼英雄及其部曲孟良、焦赞等,以收复前此被辽(契丹)占领的“燕云十六州”为己任,始终站在保卫中原各族人民生存的捍边御侮最前线,浴血奋战,视死如归的英雄群体。他们当年奋战的古战场,以今晋北、冀中地区为中心,旁涉陕北、北京、陇东、广西等广袤地区。由于父子祖孙、须眉巾帼满门世代忠烈,前仆后继,同仇敌忾,身先士卒,赴汤蹈火,成为中华民族反对外来侵略、压迫的爱国主义经典代表。其业绩世代广为流传,以至成为恒久不易的文学艺术创作演艺一大题材,是以脍炙人口而家喻户晓,童叟皆知,影响既深且巨。其人其事,历史文献记载既多,小说戏曲渲染纷繁,民间传说遗迹更数不胜数。诚然,在诸如东南沿海一些省区,固属当年杨家将活动所未涉,却亦有某些杨家将地名。这种现象,除了说明出于杨家将在历代各地人民群众中所引发的颂之宗之而虚拟傅会之外,也有杨业至杨文广三代之后其裔孙所宦居、徙居、散居而侨置的问题——本文则姑作暂付阙如。

就早期有关记载杨家将的文献言,当推宋人历朝《国史实录》、《续资治通鉴长编》、王偁《东部事略》、曾巩《隆平集》和元人徐大焯《烬余录》、脱脱主修《宋史》等。其中最原始最系统者,自是宋《国史实录》和《宋史》。惟宋《国史实录》固属残卷,尤《太宗实录》为甚,以至全不见有关杨业的记载。至若《宋史》,先有其主要所依据之宋《国史实录》,出于有宋一代惩于唐、五代藩镇之祸而重文抑武之风,是以在一定程度上其“实录失实”;后有元修《宋史》则草率其事,仓卒成书,漏略至夥,更撮取实录及诸家传记,随意删改,任所损益,是以辄相牴牾。此官书、正史既如此,故对史籍记载不宜一味盲从,而对相关小说戏曲、民间传说亦自不应一概视作子虚,要在实事求是,去伪存真,以期诚如前辈学者余嘉锡先生在《杨家将故事考信录》里所说“杨家将虽小说……能与学者之作相表里”。[1](418-419)清代学界考据学鹊起,考杨家将者,迭有翟灏《通俗编》、[2](卷20,232-233)俞樾《小浮梅闲话》、[3](卷38,21-22)李慈铭《荀学斋日记》,[4]等等。诸家之作,可谓开了杨家将史事考证先河,功不可没。惟其考订,一般限于引据《宋史》,而对其诸如上述根本性缺憾,未能作出校订;其二尚限于就某些甚或个别问题的局部考证,是以辄因乖就舛,以讹致讹。晚近考杨家将者,颇具代表性的前后有余嘉锡《杨家将故事考信录》、[1]常征《杨家将史事考》、[5]郝树侯《杨业传》、[6]李裕民《杨家将史事新考》、[7]《杨业考》[8]等诸家。上述学界之作,大凡以唯物史观的视角和高度来审视杨家将诸问题,取法史料记载与小说戏曲、民间传说相表里,通过比对考证,力求还杨家将以本真历史面貌和历史地位。比较前此清人相关考据,颇有使人大感耳目一新之概。唯其如此,本文在诸家考证基础上,试图运用历史地理学的研究手段与方法,着重就当年杨家将古战场及其遗迹遗存主要者,提出野外考察报告,期以为地方相关历史文化——旅游资源之研究与开发推波助澜。所见不到不当之处,尚望读者、方家不吝指正。

一 、 杨家将史地考略

(一) 杨家将起于麟州新秦

宋欧阳修《供备库副使君墓志铭》说:“君讳琪,字宝臣,姓杨氏,麟州新秦(州治新秦,今陕西神木北)人也。新秦近胡,以战射为俗,而杨氏世以武力雄其一方。其曾祖讳弘信,为州刺史。……君之伯祖继业,太宗时为云州(今山西大同)观察使,与契丹战殁,赠太师中书令。继业有子延昭,真宗时为莫州(今河北任丘北)防御使。父子皆为名将,其智勇号称无敌。……杨世初微自河西,弯弓驰马耀(一作躍)边陲”。[9](卷29,157)宋曾巩《隆平集》说“杨(邺)[业],或曰继(邺)[业],麟州人”。[10](卷17,371-164)宋司马光《资治通鉴》说,周广顺二年(952)十二月“初,麟州土豪杨信,自为刺史,受命于周”。[11](卷291,2020)按:欧阳修、曾巩、司马光与杨业父子皆宋人,都是生平年代最近而最早记载杨家将身世的人,又都是为文字斟句酌以谨严著称的一代文坛领袖和史学家,其麟州新秦说,自是最可资征信的。

诚然,也有文献记载“杨业,并州太原人”, [12](卷34,384-228)卷272,9303)抑或山西保德、河曲人。“并州太原”说主要出于泛指泛称。显然,无论杨家世居的河西麟州新秦,还是杨信在与麟州新秦一河之隔的河东的火山(河曲)一带雄其一方,抑或杨业自从“弱冠事刘崇”,长期战守的太原,唐、五代、两宋以来在建制上都通统隶属于以太原(并州)为首府的河东道、河东路。是以所谓杨家出身“并州太原”,或者“河东”、“山西”,可谓太原与河东、山西同义,如此尽管不具体确切,却既概括而又不失实,并不影响他本籍为麟州新秦。不错,杨业殉国后,宋太宗特地颁《杨业赠太尉大同军节度使制》,优诏褒扬其“俾塞上之威名,本山西之茂族”。[13](卷220,844)事同此理,此“山西”也涵盖河东路所领河西的麟、府诸州县。

    “保德、河曲”说,或受小说戏曲影响,则仅凭明清以来晚近的一些传闻。诸如乾隆《保德州志》,就说杨业“通志云太原人,旧志谓即本州人”。[14]卷6,53)晚清李慈铭《荀学斋日记》所谓“今山西保德州折窝村,有大中祥符三年折太君碑,即杨业妻也”。[4](44)近代代县籍学者张友桐《郝氏先茔酸枣记》所谓“宋并河东,代为岩邑。辽宋争疆,划分水岭为界。其时麟、府诸州,复界辽夏间,烽警时闻。富族有势力者,率迁于代,若鹿蹄涧之杨自火山,峨口之郝自榆林,咸足征焉”。[15](卷4,14)《保德州志》就杨业籍贯既引“通志”说“太原人”,又引“旧志”作“本州(保德州)人”,更将杨业列入“流寓”目,显然作者本就似是而非。《荀学斋日记》还说保德有宋代大中祥符年间所立折太君碑云云。按:折氏祖籍云州,现籍尽管属河东路,却毕竟是河西的府州,都不能说明杨业就是保德乃至河曲人。

张友桐既说辽宋、辽夏兵争时期麟、府诸州富族有势力者率迁于代,又说代县鹿蹄涧杨氏来“自火山(河曲)”,岂非失审而龃龌。其实,所谓杨业父杨信曾为“火山王”、“火山刺史”、“火山节度使”,以至保德县南折窝村有宋代的杨业妻折太君碑,只宜说明杨信乃至杨业、折太君曾在与麟、府诸州一河之隔的保德、河曲一带战守活动过,在传统习惯上可谓“流寓”于保德、河曲,正是上述欧阳修所说“杨氏初微自河西,弯弓驰马耀边陲”,即杨家起于麟州新秦,杨业战守于当时的边陲——宋辽对峙的西路最前线晋北,杨延昭战守于宋辽对峙的东路最前线冀中,杨文广战守于宋辽、宋夏对峙的最前线陕北与陇东。

(二)、杨业与折太君

《东都事略》说,杨业“父信,仕刘氏,为麟州刺史。业少任侠,善射,好田猎,谓其徒曰‘我他日为将用兵,亦如用鹰犬逐雉兔尔’。弱冠事刘崇”。[12](卷34,382-228至229)《隆平集》卷17、《宋史》本传记载与此雷同,详略参差有差,以《宋史》本传最简略,似《东都事略》、《隆平集》取材于宋《国史实录》,《宋史》本传则在《太宗实录》残缺后取材于《东都事略》、《隆平集》等。这些记载,都说明出身“近胡”的麟州,“以武力雄其一方”世家的杨业,打从少小就养成任侠、善骑射、好田猎的性格和本领外,步入青少年时期,就到太原在后汉太原尹、后建北汉称帝的刘崇麾下供职。他在太原三十余年间,先后在后汉、北汉与后周之战以及与辽的有联合有斗争的战争中,无疑都不遗余力地参加了,并且以骁勇闻名,卓著战功,是以很年青时就任保卫指挥使,累迁建雄军(治今代县)节度使,以至宋雍熙三年(986)战败被俘后,为辽将耶律斜轸面责“汝与我国角胜三十余年”。[16](卷83,1303)然而,杨业在太原时期的战地战迹,由于宋平北汉后堕晋阳城,致使遗迹多湮灭无存;处于宋人文献忌记敌将勋绩,早期文献又都没有记载下来。有宋一代抗辽的军事部署,东路以定州(今河北定州市)为重心,西路以代州(今山西代县)为重心。杨业于宋平北汉归宋后,宋太宗初以业为郑州观察使5,惟未赴任,当属遥领,不久即“以杨业老于边事,洞晓敌情,……命业知代州兼三交驻泊兵马部署”。[17](卷20,314-304)直至其最后以身殉职。是以他的战地遗迹,主要在以山西代县——雁门关为中心的晋北地区。太平兴国四年(979)十一月,杨业受命知代州兼三交驻泊兵马部署,不日“岚州(今山西岚县)言‘三交口破契丹千余众。’辛丑(二十五日),忻州(今山西忻州)言‘破契丹数千众,斩首四十五级,获鞍马铠甲,并生禽十六人以献’。关南(关,石岭关)又言‘破契丹数万众,斩首万余级,获橐駞五十三头’”。[17](卷20,314-304)按:这些地方上奏的缺当事人的战功,不言而喻,非杨业莫属。

据《宋会要辑稿》方域一八记载,杨业于太平兴国四年至六年(979781)间,在代州于辽军出入的各要道口构筑了要塞阳武寨、崞寨、西陉寨、茹越寨、胡谷寨、大石寨、楼板寨、土墱寨、石(砆)[硖]寨、雁门寨等10

太平兴国五年(980三月二十日,辽军十万南犯代州。在天险雁门关,宋主将潘美正面防堵,杨业率领轻骑数百人绕道敌后,出其不意,突然袭击,予敌以毁灭性重创。据潘美奏报:“自三交口巡抚至代州,会敌十万众寇雁门。令杨业领麾下数百骑,自西陉出,由小陉至雁门北口,南向与美合击之,敌众大败…

…”。[17](卷21,314-308)从此之后,辽军一俟望见杨业旌旗,即闻风丧胆而隐退。太平兴国七年(982)四月,辽景宗耶律贤将兵南犯,史称“契丹三万骑,分道入寇,袭雁门,潘美击破之,斩首三千级,逐北至其境,破垒三十六……”。[17](卷23,314-336)此事出于《宋实录》主将潘美所奏,自有掠美之嫌,时云州观察使仍知代州的杨业,首当其冲,当然是鼎力参加了的。《辽史·耶律题子传》记载“统和四年(太平兴国七年),宋将杨继业陷山西城邑”;[16](卷85,1314-1315)同书《耶律奴瓜传》也说“统和四年,宋将杨继业来侵”。[16](卷85,1316)这都可资旁证。

     雍熙三年(986)正月,宋太宗下令北伐,兵分四路,西路——雁门关一线,以潘美为云应朔等州都部署,杨业为副,北出雁门关。他们所向克捷,收复了寰州(今山西朔州市东北马邑)、朔州、应州(今山西应县)、云州。五月间,东路军在岐沟关(今河北涿州市西南)失制败北,伤亡惨重。宋太宗遂下令诸路撤军,

令潘美、杨业掩护云、应、朔、寰四州吏民撤至雁门关内。当是时,辽太后及其大将耶律汉宁等率十万大军来势汹汹,复陷寰州。杨业说“今寇锋益盛,不可

与战。朝廷止令取数州之民,但领兵出大石路(今应县东南大石谷),先遣人密告云、朔守将,俟大军离代州日,令云州之众先出。我师次应州,契丹必悉众来拒,即令朔州吏民出城,直入石碣谷(今朔州南弹石山内)。遣强弩三千列于谷口,以骑士援于中路,则三州之众保万全矣”。监军王侁等诈以纵敌甚至投敌罪名,强迫杨业径出雁门北川,鼓行而往。杨业无奈,只得率其部伍自石朱路(今朔州南)北上朔州。临行,对潘美等哭诉说:此行必不利,“因指陈家谷(今朔州南)口曰:‘君于此张步兵强弩为左右翼以援,竢业转战至此,即以步兵夹击救之。不然者,无余类矣。’美即与侁领麾下兵阵于谷口,自寅至巳,侁使人登托逻台(今宁武阳方口西山)望之,以为敌败走。侁欲争其功,领兵离谷口。美不能制,仍缘灰河(今桑干河支流恢河)西南行一十里,俄闻业败,即麾兵却走。业力战自日中至暮,果至谷口,望见无人,即拊膺大恸,再率帐下力士战,身被数十创,士卒殆尽,犹手刃数十百人,马重伤不能进,遂为敌所擒……乃不食三日而死”。[17](卷27,314-397)杨业壮烈殉国后,宋太宗痛惜而追赠太师大同军节度使;潘美降三秩,王侁、刘文裕除名流刑。《辽史·圣宗本纪》就是役还说到耶律斜轸奏;杨业“引兵南出朔州三十里,至狼牙村(今朔州西南狼儿村),……遇斜轸,伏四起,中流矢,堕马被擒”。[16](卷11,123-124)

前已述其详,折家世居云州,至折太君曾祖折嗣伦以来,世代一直驻守于府州,是以杨业妻折太君(名折赛花)为府州人。府州与麟州毗邻,都当抗辽、抗夏最前线。府州折家世袭军职,五代之世,折太君曾祖折嗣伦为麟州刺史,祖折从阮为后唐河东牙将、府州刺史、后晋府州团练使兼领朔州刺史、安北都护、振武军节度使、后汉永安军节度使、府州与胜州观察使、武胜军与静难军节度使,父折德扆为后汉府州团练使。宋代以降,折德扆为永安节度使,折太君兄弟折御勋为府州团练使权知府州。御勋辞世后,其兄弟御卿袭知府州,以战功擢府州

观察使、永安军节度使。至道元年(995)五月,契丹大将韩德威侦知御卿病亟,麾重兵猛攻府州。御卿扶病出阵,两军相峙,值其母遣人命他权且回去就医,他说“世受国恩,敌国未灭,御卿之罪也。今临敌安可弃士卒,死于军中,分也”,[12](卷28,382-190)直至翌日病逝阵前。由此可见,府州折家与麟州杨家,真是何其相似乃耳!都是五代北宋时期英勇抗击外族侵犯,保卫中原各族人民生聚的爱国世家,其代表人物都是浴血捍边、视死如归的爱国将领。

折、杨两家既出身于紧相毗邻的麟、府二州,更门当户对,正可谓同声相应,同气相求,是以杨折联姻,自在情理之中了。折太君出身在这样的家庭、这样的地缘,对其生涯、行谊的影响,自然既深且巨。小说、戏曲里将他描绘为大义凛然、多智富谋、明断果敢的爱国女英雄。诚然,其中有文学艺术的虚构和渲染;旧史家却限于历史局限性——特别是鄙薄女性的偏见所导致的史籍缺乏记载;主要来自一方世代群众口碑的地方文献、地方志,还是留下来一些朴实的史实点滴。具有代表性者,诸如乾隆《保德州志》记载“折太君墓,在州南四十里折窝村北。《宋纪》说曰,‘杨业娶府州折氏,称太君’。……考《岢岚志》载,折氏系折德扆女,性警敏,尝佐业立战功……”。[14](卷2,16)《晋乘搜略》引《通志》说“保德州南四十里折窝村有折太君墓,即杨业妻折德扆女也。乡里世传折太君善骑射。婢仆技勇,过于所部。用兵克敌,如蕲夫人(韩世忠妻梁红玉)之亲援桴鼓然”。[18](卷20,45)尽管保德并无折窝村,更未见有折太君墓和碑,惟从折太君“善骑射……尝佐业立战功”云云,毕竟却从中知其战地、遗迹,大凡是与杨业声行相随的,即以代州为中心的晋北各地。

(三)杨延昭与孟良、焦赞

杨延昭,《续资治通鉴长编》卷82、《东都事略》卷34、《宋史》卷272均有“杨六郎”或“六郎”之称,在民间则更有多少人不知“杨延昭”,却无人不知“杨六郎”。杨延昭何以称“杨六郎”?学界或以延昭为杨业的第六个儿子;或以延昭智勇善战被誉为南国(宋)干城而喻以天上的星宿,所谓“南斗六星”或“北斗六星”。杨业究竟有几个儿子及其排行,文献记载纷纭。欧阳修《供备库副使君墓志铭》、王偁《东部事略》卷34只提及杨业“子延昭”;李焘《续资治通鉴长编》卷27说杨业战殁后,朝廷“录其子供奉官延朗(昭)等五人”;徐大焯《烬余录》说,业殁时“长子渊平随殉,次子延浦、三子延训官供奉,四子延环初名延朗、五子延贵并官殿直,六子延昭从征朔州功加保州刺史,真宗时与七子延彬初名延嗣者屡有功,并授团练使”;[19](甲编,,6)《宋史·杨业传》说除了业殁时其子延玉亦战死外,“朝廷录其子供奉官延朗为崇仪副使,次子殿直延浦、延训并为供奉官,延瓌、延贵、延彬并为殿直”。

欧阳修、王偁就杨业子只提及延昭,当出于延昭勋绩最著最负盛名,并不意味业子唯有延昭。《长编》作朝廷录其子五人,系出于不含时已战死的延玉和年幼未达宋法定年十五始得赠官的年龄。如此《烬余录》与《宋史》不仅都说杨业有七子,且具行次和名字,惟行次和名字多出入。就此问题,常征先生已有中肯意见:《烬余录》作者徐大焯生于南宋,其书远早于《宋史》,惟其所记,一般多得自出于“半实半虚”的南宋话本的传闻;《宋史》尽管出于元人之手,成书为晚,其所本原文毕竟是宋朝所修国史实录,是以“关于杨业儿子的数目、名字和行次,视《宋史》为准,应当说是可靠的”。[5](54)诚然,代县鹿蹄涧杨忠武祠的《杨氏族谱》和《弘农宗族图》(杨家世系)碑皆以杨业有八子,其行次为延平、延定、延光、延辉、延昭、延朗、延兴、延玉。按:此祠堂族谱、碑刻都出于元代,无疑都深受宋元话本影响,显然难免傅会而失真,诸如以延昭、延朗为两人,等等。这里剩下的问题是,杨延昭何以称“杨六郎”?李裕民先生广征博引、折衷善断,明确指出:《宋史·杨业传》延昭称“其子”,后面延浦等人只称“次子”,如此则延昭应比延浦等五人年长。“杨六郎”既非喻天上的星宿,又非杨业第六子,而是“他在同先祖的弟兄中(大)排行第六,故称为六郎”。[7](92)一言以蔽之:在朔州战死的延玉于杨业诸子中史料未记行次条件下,杨延昭非老大即老二;如果从《宋史·杨业传》所载延昭于杨业生前每征战必以从乃至军先锋看,极有可能为长子。

杨延昭,生于后周显德五年(958)。杨业于太平兴国四年(979)归宋后,长期驻守代州为中心的雁门关—宁武关一线,直至雍熙三年(986)战死朔州。这时杨延昭正值2229岁青年时期,可谓杨业得力部从和先锋,《宋史·杨业传》说杨业“每征行,必以从……业攻应、朔,延昭为其军先锋”。[20](卷272,9306)当时,他尚属其父杨业部从,非独当一面的将领,早期的历史文献还不可能对他作详细具体地记载。迄今晋北各地散布着许多以“杨六郎”命名的古城、寨、堡,或凭一方民间世代口碑流传下来,或出于地方志。诸如乾隆《代州志》就记载“宋都巡检使杨延昭守阳武峪,骁勇善战,辽人惮之”。[21](卷1,33)11这类口碑与方志,历经千年沧桑之所以能流传下来,自然在于杨家将浴血奋战、前仆后继地抗击外敌侵略、压迫的抗辽事业是同人民群众同呼吸共命运的;同时也与杨延昭始终战守于抗辽最前线,针对胡骑来如骤雨、去若飘风的斗争形势,为了有效地守土安民,所到之处,辄筑城修寨,以设防守险有关。诸如,后来的静戎军城(今河北徐水),就正是他构筑的。这部分不见于历史文献记载的遗存,属于“半实半虚”,或有傅会,却不尽属傅会,更不宜一概视作子虚,因为它们正可与历史文献相表里,一定程度上正可补文献记载的缺失,要在实事求是地悉心鉴别,以去伪存真、去粗取精。

杨延昭与生俱来,一生站在抗辽最前线。其战功之烜赫名杨天下,是其步入中年以后于抗辽东路的保州(今河北保定)缘边都巡检使、莫州(今河北任丘)刺史、团练使、宁边军(今河北蠡县)部署、高阳关(今河北河间市瀛州镇)副都部署等任上,即转战当今冀中之时。

他在平生抗辽军事生涯中,与部属同甘苦,共患难,号令严明,自奉俭约,遇战必身先士卒,勇敢无比,更多谋善战,是以欧阳修在《供备库副使君墓志铭》说杨业、杨延昭“父子皆为名将,其智勇号称无敌”。朔州之役后,宋真宗以杨延昭出知景州(今河北东光),又徙保州缘边都巡检使。咸平二年(999)冬,契丹南侵,时杨延昭驻防定州北鄙前哨遂城(今河北徐水西),首当其冲。敌方由萧太后亲临督战,集中优势兵力猛攻。“延昭集城中丁壮护守,偶大寒,命汲水注城外,及旦,冰坚滑,城不可近,敌遂解去,迁知莫州。三年(1000),契丹复寇边。延昭伏锐兵于羊山(今徐水西杨山)之西,自北掩击,且战且退,及伏发,敌众败绩,获其明王(《东都事略》作“名王”),函首以献……。景德初,胡马南寇,延昭领兵北地破古城,多所俘获。会修好,乃止,徙高阳关副都部署”。[10](卷17,371-165至166)12杨延昭也有失误和败绩,咸平五年(1002),“契丹侵保州,延昭与(杨)嗣提兵援之,未成列,为契丹所袭,军士多丧失”。20](卷272,9307)

在宋元话本和后来的小说戏曲里,与杨延昭形影不离的是偏将孟良、焦赞。民间世代流传有“包文正使的王朝、马汉,杨六郎使的孟良、焦赞”之谚。据《元史·焦德裕传》记载,“远祖赞,从宋丞相富弼镇瓦桥关(今河北雄县境),遂为

雄州人”。[22](卷153,3617)富弼(10041083)、焦赞和杨延昭(9581014)既是参差同时人,又都站在抗辽第一线,焦赞在佐富弼镇瓦桥关前,即杨延昭生前转战晋北—冀中之时,或许焦赞在杨延昭于大中祥符七年(1014)病逝于阵后,转投富弼部抗辽的,何况他前此就佐杨延昭曾守“三关”(高阳关、益津关、瓦桥关),本就熟悉一方地情。总之,历史上实有焦赞其人。孟良不见于史传记载,惟当年杨延昭抗辽转战之晋北、冀中地区各州县,历代地方志乃至《读史方舆纪要》、《大清一统志》等,多有与杨延昭、焦赞驻守成掎角之势,特别是与焦赞比肩联属的孟良营、寨的记载及相应遗存,正如评话和戏曲乃至民间传说的“孟不离焦,焦不离孟”。这类记载和遗存固然有后世的演绎傅会,但毕竟不宜一概视作演绎与傅会,何况此中特别是有一种普遍存在的现象颇值得注意,正如常征先生所云:以孟良与焦赞命名的这类营寨,并非漫布于各地,而是恰恰集中于当年杨延昭抗辽长期驻守的以西路的代州和东路的定州为中心即当今晋北与冀中一带,这岂属偶然!其实,正说明孟良与焦赞一样,都是抗辽名将杨延昭最得力最默契的裨将13

(四)杨文广与穆桂英

杨延昭的儿子辈,历史文献亦记载纷纭。《续资治通鉴长编》记载,杨延昭死后,宋真宗“官其三子”;[17](卷82,315-293)《隆平集》说“诏录其子传永、德政、文广有差”;[10](卷17,371-166)《宋史》则说“录其三子官……子文广”。[20](卷272,9308)明耆学宋濂《杨氏家传》记载杨延昭犹有四子充广:“杨端,其先太原人,仕越之会稽,遂为其郡望族。……贵迁,太原人,与端为同族,其父充广,乃宋赠太师中书令业之曾孙,莫州刺史充本州防御使延朗之子”。[23](卷31,315-251至252)14  这大凡可资说明:杨延昭有传永、德政、文广、充广四子,他死时除充广尚幼不得赠官外,余三人以三子文广事功最为著称。诚然,代县鹿蹄涧杨忠武祠的《杨氏族谱》和《弘农宗族图》(杨家世系)碑,则于延昭与文广之间又出现宗保、宗政、宗勉一代,并以宗保子文广云云。前文已述其详,此番枝节当出于深受宋元话本演述所致,从历史的视角看,其误正如郝树侯先生所指出——宋元话本之类所演述的杨宗保“兵征西夏”、“平定西夏”乃至死后“赠同州观察使”,都正是杨文广的故实15。话本作者之所以如此“半实半虚”,无非出于便于加强戏剧性之文艺效应而又不致有悖于史,姑不论。

杨文广,名将之后,得父祖勋业荫庇,很年青时就在东京(今河南开封)三班院禁军充武职。宋仁宗庆历年间,他以在陕西参与镇压张海农民起义战功授殿直;后来从狄青南征,以在广西平定广源州(治今越南高平省广渊)军阀侬智高叛乱中战功,升广南西路(治桂州,今广西桂林)兵马钤辖、知宜(今广西宜州市)、邕(今广西南宁)二州,又历擢供备库使、龙神卫四厢都指挥使。神宗熙宁年间,陕西路经略安抚招讨使韩琦,出于巩固西陲,遏止西夏入侵,命杨文广“筑筚篥城,文广声言城喷珠,率众急趋筚篥,比暮至其所,部分已定。迟明,敌骑大至,知不可犯而去,……文广遣将袭之,斩获甚众”。[20](卷272-9308)筚篥之役后,杨文广知泾州(今甘肃泾川县北)、镇戎军(今宁夏固原),为定州路(今河北定州)副都总管。临终,辽人侵代州,文广献出阵图并收复幽燕策,未报而卒,追赠同州观察使。

在杨家将中,杨文广正如常征先生所概括的——如果说杨业、杨延昭的事业在于抗辽,那么他的一生可谓南征北战——南伐侬智高,西征西夏,北御契丹16。他成为杨家将继杨业、杨延昭之后最具代表性最杰出的人物。

穆桂英,从小说戏曲的视角看,她在以折太君为代表的杨门女将中占据十分突出的位置。其勇气和善战,令人叹为观止,以至她的遗迹以及以她的名字命名的地名数量,是整个杨家将中仅次于杨六郎的最多最普遍的。由于古来史家的历史局限性,在历代历史文献中杨门女将除了折太君略事记载外,其余皆不见于史传,是以学界一般视穆桂英为文学戏曲人物,不以历史人物看待。然而,穆桂英其名其事,尽管从史实视角看有失确切,却又不同于小说戏曲中杨门女将的七娘八姐乃至丫头杨排风多出于虚拟,她虽不足以为历史人物,却又有历史的影子。前已述其详,杨家将曾长期战守于黄河两岸的麟州、府州与保德地区,乾隆《保德州志》就说“延昭子文广,娶慕容氏,善战。今州南慕塔村,犹其故地云”。

[14](卷2,16)“慕容氏”,正如郝树侯先生所说“慕容二音相拼,可以发出‘穆’的声音。

慕容转穆,正如折太君之转为佘太君”。[6](79)其实,把原本明明的“折”、“慕容”偏偏写作“佘”“穆”,如同白居易在《长恨歌》里写唐玄宗李隆基与杨贵妃的故实,明明是唐皇,却偏偏作“汉皇重色思倾国”一样,不外还是出于便于某些情节地虚构和夸张,以达到文学效应罢了。先生以为“把穆桂英说成是杨文广的妻子,倒有点理由”;常征先生更径以穆桂英即折太君“孙媳妇”、“杨文广的妻子”,[5](277)以至从古来鲜卑族慕容氏土著与战守于晋、冀北部和北京一带,正是后来宋辽对峙——杨家将世代抗辽一线作了持之有故的论列。惟其如此,迄今有关穆桂英的地名,集中分布于山西的雁北、河北的冀中和北京的密云、顺义等地。这种现象不会完全出于偶然。诚然,山东肥城、沂水也有穆柯寨、木(穆)山,乃至一方故老相传所谓穆桂英大破天门阵留下的“两营八庄十八哨”云云。这显然出于小说戏曲里所说穆氏占据“山东穆柯寨”,从而傅会所出。其实,此“山东”固属郝树侯先生所指出的,则是当年宋辽紧张对峙的“恒山之东或者勾注山(雁门山)之东”,[6](79)而不是后来才有的行政建制的“山东”。                             (待续)

   

 

 

  作者:山西大学黄土高原地理研究所教授              靳生禾

             太原师范学院历史地理与环境变迁研究所教授    谢鸿喜

 

 

[参考文献]

[1]余嘉锡.杨家将故事考信录[A].余嘉锡论学杂著[C].北京:中华书局,1963.

[2]清·翟灏.通俗编[M].丛书集成初编[Z](第1222册).上海:商务印书馆,1936.

[3]清·俞樾.小浮梅闲话[O].春在堂全集[Z].同治十年刻本.

[4]清·李慈铭.荀学斋日记[A].越缦堂日记[M](第四十册).北京:北京浙江公会,民国影印本,1920.

[5]常征.杨家将史事考[M].天津:天津人民出版社,1980.

[6]郝树侯.杨业传[M].太原:山西人民出版社,1984.

[7]李裕民.杨家将史事新考[A].山西地方史论丛[C].太原:山西人民出版社,1985.

[8]李裕民.杨业考[A].宋史研究论文集[C].杭州:浙江人民出版社,1987.

[9]宋·欧阳修.欧阳文忠全集[M].四部备要本.北京:中华书局,1936.

[10]宋·曾巩.隆平集[M].景印文渊阁四库全书.台北:台湾商务印书馆,1972-1977.

[11]宋·司马光.资治通鉴[M].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据世界书局1935年版重印,1986.

[12]宋·王偁.东都事略[M].景印文渊阁四库全书.台北:台湾商务印书馆,1972-1977;元·脱脱,.宋史[M].北京:中华书局,1985.

[13]宋大诏令集[M].北京:中华书局,1962.

[14]清·王秉韬.乾隆保德州志[O].乾隆五十年增刻本.

[15]张友桐.郝氏先茔酸枣记[A].西陉草堂集[C].铅印本,1934.

[16]元· 脱脱,.辽史[M].北京:中华书局, 1974.

[17]宋·李焘.续资治通鉴长编[M].景印文渊阁四库全书.台北:台湾商务印书馆,1972-1977.

[18]清·康基田.晋乘搜略[O].康氏霞荫堂刻本,嘉庆十六年.

[19]元·徐大焯.烬余录[O].望炊楼丛书.清光绪间吴县谢氏刻1924年补刻本.

[20]元·脱脱,.宋史[M].北京:中华书局,1985.

[21]清·吴重光.乾隆代州志[O].乾隆五十年刻本.

[22]明·宋濂,等.元史[M].北京:中华书局,1976.

[23]明·宋濂.宋学士文集[C].四部丛刊本,上海:商务印书馆,1936.

[24]春秋·孙武.孙子[M].诸子集成本,北京:中华书局,1986.

[25]汉·司马迁.史记[M].北京:中华书局,1982.

[26]宋·叶隆礼.契丹国志[M].景印文渊阁四库全书.台北:台湾商务印书馆,1972-1977.

[27]清·王轩,.光绪山西通志[M].北京:中华书局,1990.

[28]清·魏元枢,.乾隆宁武府志[M].南京:凤凰出版社,2005.

[29]清·汪本直,.乾隆山西志辑要[M].北京:中华书局,2000.

[30]刘纬毅.山西历史地名辞典[K].太原:山西古籍出版社,2004.

[31]清·毕沅.续资治通鉴[M].上海古籍出版社,1987.

[32]宋·沈括.梦溪笔谈[M].景印文渊阁四库全书.台北:台湾商务印书馆,1972-1977.

[33]徐水县志编委会.徐水县志[M].北京:新华出版社,1997.

[34]清·顾祖禹.读史方舆纪要[M].北京:中华书局,2005.

[35]清·郑居中,.乾隆府谷县志[M].台北:成文出版社,1970.

[36]清·毕沅.关中金石记[M].丛书集成初编.上海:商务印书馆,1936.

1杨家将的遗迹:李裕民《杨家将史事新考》(《山西地方史论从》第一辑)称“山西、河北、陕西可以找到上百处”;《杨忠武祠》作者、《杨氏族谱》主编杨光亮先生见告“迄今北方各地发现杨家将遗迹逾二百处”;李爱军《飞狐上党天下脊•杨家将地名统计表》所列地名涉及18省市的345处。

2以杨家将为题材的一些小说戏曲里所谓杨业之父杨袞(杨信)称“火山王”、“火山刺史”,以至乾隆《保德州志》卷6说杨信曾为“火山节度使”。火山即“河曲”,而河曲自金代以来长期隶属保德州。

3《宋史·杨业传》作“挺陇上之雄才,本山西之茂族”。

④五代建雄军初置于晋州(今临汾),后周攻占晋州后,北汉帝刘继元移置于代州(《读史方輿纪要》卷40)。

⑤《续资治通鉴长编》卷20、《东都事略》卷34。《宋史》本传作“刺史”。

⑥ 靳生禾、谢鸿喜《晋阳古战场考察报告》,《山西大学学报》2007年第3期。

⑦ 李裕民《杨家将史实新考》,《山西地方史论丛》第1辑,山西人民出版社,1985年。

⑧ 余嘉锡《余嘉锡论学杂著·杨家将故事考信录》以《辽史》无耶律汉宁,疑即耶律斜轸。

    ⑨折太君,小说戏曲为便于虚构情节,行文取谐音作“佘太君”,类乎唐人《长恨歌》首句以“唐皇”故作“汉皇”。

⑩《旧五代史·折从阮传》;《新五代史·折从阮传》。

11乾隆《宁武府志·余录》记载同。

12《东都事略》卷34记载雷同;《宋史》卷272记载略同。

13《杨家将史事考·孟良、焦赞与王贵》。

14“其父充广,乃宋赠太师中书令业之曾孙……延朗之子”,显系相牴牾,“曾孙”当为“孙”之讹,  似出于沿袭宋元话本致误。 

15《杨业传·杨文广》。

 16《杨家将史事考·杨文广南征北战》。

                                                                                                                              

相关文章
2013-10-22 16:12:08
2013-10-22 16:09:55
2014-01-28 17:01:22
2014-01-28 16:58:59
2014-01-28 16:55:54
2013-10-23 15:47:56
2013-10-23 15:42:35
2013-10-23 15:31:31
在线互动留言
姓名:*
  联系QQ:
  邮箱:
  个人主页:
请输入您的评论:
请输入验证码:* 看不清?点击换一个


共有0人对本文发表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版权所有 陕西省神木县 杨家将文化研究会

联系电话:0912-8350019   联系QQ:601859554

特别感谢中共神木县委、神木县人民政府对本网站的大力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