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神木杨家将文化研究会欢迎您!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网站首页 | 专家论坛 | 百家之言 | 作品择目 | 史海钩沉 | 人物春秋 | 寻根探源 | 影视戏剧 | 遗址遗迹 | 图片集萃 | 杨家城开发 | 今日神木
您当前所在位置:网站首页 >> 作品择目 >> 杨家将文化系列丛书 >> 《首届全国杨家将历史文化研讨会论文集》 >> 目录 >> 将门学士:杨家将第四代传人杨畋生平考述 >> 杨畋生平考述(六) >> 阅读

杨畋生平考述(六)

2019-04-19 10:06:37 来源:杨家将文化研究会 浏览:26
内容提要:将门学士:杨家将第四代传人
杨畋生平考述
内容提要:北宋杨家将各代人物中,改从科举登仕成为文臣而最有代表的人物,首推第四代传人杨畋(1007-1062)。杨畋虽然以文臣身份人仕,但他的友朋同僚仍看重他出于显赫的杨氏将门,而许他为儒将。

将门学士:杨家将第四代传人

杨畋生平考述

内容提要:北宋杨家将各代人物中,改从科举登仕成为文臣而最有代表的人物,首推第四代传人杨畋(1007-1062)。杨畋虽然以文臣身份人仕,但他的友朋同僚仍看重他出于显赫的杨氏将门,而许他为儒将。

六、将门遗泽

杨畋晚年得子,他的独生子杨祖仁(1061 - 1119)生于嘉祐六年九月,嘉祐七年四月杨畋死时虚龄两岁,实际只有八个月大。杨畋晚年续娶的妻子恭氏,虽然才24岁,但愿意守节不改嫁,其的墓志铭称她“不忍去,鞠育教诲,以至成人”。又说杨祖仁后来“莅官不苟,累升为大夫,夫人之力也”。115杨祖仁在母亲、亲族以及姻亲李寿朋等照拂后读书出仕。在英宗( 1032- 1067, 1063 - 1067在位)朝出头的杨文广,与他这位族孙一家关系如何,可惜没有记载。杨祖仁在绍圣二年(1095 )三月,于35 岁之年,以右宣义郎、签书崇信军(即随州)节度判官厅公事、赐绯鱼袋的官位,为其是年二月亡故的姑母篆写墓盖。116从其职位去看,杨祖仁与父亲一样,从文官之途仕进,而相信也是自科举之途晋身,而不是靠恩荫补武职出身。魏介(? -1118)于政和三年(1113)为杨祖仁母恭氏撰写的墓志铭说他“累升为大夫”,杨祖仁在宣和元年( 1119)六月为游安民( 1061 - 1119 )书写墓志铭所列的职衔是“朝散大夫、前提点信州(今江西上饶市信州区西北)上清宫,赐紫金鱼袋”,其母恭氏则获封为长寿县太君。考杨祖仁在宣和元年59岁时,所授的散宫朝散大夫,为元丰三年九月自中行郎中改,为文臣寄禄官三十阶之第十八阶,为从六品,属于中级的文官。论官职,杨祖仁虽然比不上亡父龙图阁直学士之清贵,却比乃父活得久。他卒年不详,有多少子女也不详,但以他的地位与身系传宗接代之重责,他应该娶妻生子,为他这一房的杨氏绵延不绝。他及他这一房的事迹有待出士的文献加以发明。117

在宋人现存文献中,声称是杨家将之后的,是宋宁宗嘉定十四年(1221)正月从金投宋的杨嗣兴。据四川安抚使安丙(1148 -1221)所奏,杨嗣兴在“北界伪官”至定远大将军、 貔虎军统军,他“元系先朝名将杨业之后,虽世受勇间,未尝一日忘本朝,思欲自拔来归, 今乘机会抛弃家属,拾逆归正”。宋廷因此授他武修郎。118这个杨嗣兴是否真的是杨业之后, 在南宋时已因年代久远,难以确定,他与杨畋一系的关系更加难以确定。

 杨畋晚年所续娶的妻子恭氏自然值得多谈。她的墓志铭记她是开封人,至于她的家世就语焉不详,似乎出身寒门。她与杨畋一样“好读佛书,诣理趣,存心养性,喜怒不形。将终,澹然曾不以死生为念”。杨畋晚年有她这一个志趣相投,又为他留下子嗣的贤妻,也是他迟来的福分。她在政和三年五月乙酉卒于杨家尊贤之第,终年75岁。杨祖仁于是年七月乙酉葬其母于杨家祖坟洛阳县贤相乡杜翟里之西南隅。并请得他的好友奉议郎管勾温州(今浙江温州市)南真宫魏介,为亡母撰写墓志铭。魏介感叹“龙图公为世显人,赖夫人生子, 不殒其后,而夫人克享眉寿,生得其养,死得其葬,呜呼,可以无憾矣”。杨畋一房得以延续下去,自然恭氏的贡献最大。119附带一谈,杨畋赖晚年所娶之妻恭氏,得以留下子嗣,有一 点像他的一度上司包拯包龙图,不同的是,抚养包氏遗孤的包公贤媳崔氏,而杨畋遗孤得以长大成人,却有赖他那位肯守节的妻子恭氏长寿县太君。120

杨畋亲属中另外值得一提的是杨畋之妹和其妹婿张景儒。张景儒字文通,祖上自许州(今河南许昌市)迁洛阳。他的曾祖父张谊在五代后唐时举进士,到后汉官至中书舍人。 的祖父张去华(938 -1006)是建隆二年(961 )的状元,在真宗朝最后官至工部侍郎致任。他的父亲张师锡官至光禄少卿致仕。他的叔父张师德是大中祥符四年(1011 )的状元,官至左谏议大夫。一门两状元,张门可以说是显赫的儒门。不过,他在举业却一再失利,最后只好以父荫补官出仕。他先娶三司盐铁副使杨日华之女,杨女死后,他续娶杨畋之妹。他的任途并不太理想,历任河南府密县(今河南新密市东南30)主簿、知郑州新郑县(今河南新郑市)、知泽州晋城县(今山西晋城市)。后以父致仕,恩授孟州(今河南孟州市)观察推官,又再历任郑州(今河南郑州市)观察、河阳三城(即孟州)节度推官。父死守丧,服除用荐改授卫尉寺丞,迁大理寺丞、太子中舍,历知河南伊阙(今河南伊川县西南古城村)、眉州彭山(今四川眉山地区彭山县)和河南长水(今河南洛宁县西四十里长水乡)三县,又曾管勾永兴路机宜,又签书永兴军判官,赐绯鱼银鱼。因他的家世,以及与杨畋的关系,曾任宰相或使相的大臣包括文彦博(1006-1097)、韩琦、曾公亮(998-1078)、宋庠(996 -1006)及王德用(980 -1058)出镇时都辟他为幕僚,都有能称。王德用曾荐他试学士院,可惜他只能升一任,当不上翰林学士。他在长水县时,三司每年要在该地买木材值数百万,全数配给民间,该地百姓都不堪其苦,他就平其估值,置场和买,人们都觉得方便。墓志铭的作者陆经说他“外质内明,恬于荣利,游诸公间,莫不善客待之”。他相交的多是将相名臣,他们都肯推荐他,可惜他仍是官运不济,无法得到大用。他于熙宁三年( 1070)二月三日卒于洛阳永泰坊私邸,年仅53岁。他与杨畋妹育有四男四女,四男分别名为张浩、张洄、张澄和张涣, 四人后来皆举进士。女四人,长适孟州观察推官李曈,次适进士王格。有孙男五人,孙女一人。他有文集十卷,号《清白集》。熙宁八年(1075)九月,其家人将他葬于河清县(今河 南孟津县东南25)平洛乡上店村祖坟,并请得与张景儒同里的陆经为其撰写墓志铭。到元祐七年( 1092)八月九日,他的长子张浩又将他的墓迁葬于洛阳县杜翟原,那是他的妻父 杨琪妻兄杨畋墓地所在。121

在杨门女性中,说部所大力描写的佘太君(即折太君)、穆桂英、杨八妹、杨九妹 ,尽是小说家的加工创造,没有真实的生平记录。而在真实的历史中,暂唯有杨畋之妹有 翔实的史料记载她的生平事迹。据杨氏墓志铭所述,她自18岁归张景儒后,即侍奉家翁张师锡,并相夫教子。她出生于杨氏将门,长兄杨畋,又是一代名臣,故家教极好,且知书识礼。墓志铭的作者对她的品格溢美不已,称她“生而警慧,智识过人,德性敦厚,诚心悫固,虽刚介高洁,而济之以慈恕,故持己以严,待人以和,事先舅光禄公恪尽妇道,上承下御,一以礼法,闺门肃然”。墓志铭称张景儒因佐幕四方,故将家事尽委于杨氏。张景儒逝世后,杨氏一力持家,据载她“尽屏珠玑  珥之饰,而自奉养愈俭薄,日阅佛书,教训子弟为事。居常寡言笑,而莫见其喜愠之色。与家人处,如对宾客,恭庄俨恪,靡有惰容。张氏,大族也,内外敬惮,服其有常德”。她对张氏族人家贫者,均尽力赒济。大概是杨门家风,她平生景慕节义,喜欢诸子与乡里的贤者交游。她事母延安 郡太君李氏至孝。按李氏因深爱独女,没有随杨畋赴四方之任,而留下来陪伴爱女。当李氏病重时,杨氏亲侍汤药及起居至其寿终,而执丧哀不胜悲恸。她与亡兄一样,晚年信佛,颇识禅旨,对于家居浅狭,并未介意,平居焚香宴坐,泰然自如。她初染病时,自言此疾难愈,到明年仲春就会不起,并且自行准备后事。她到临终时神识不乱,宛如平 时,与其亡兄逝世时的情景相若。杨氏于绍圣二年( 1095)二月戊辰(初二)逝于家, 60。于是年三月癸卯 (初八,葬于河南府洛阳县杜翟()原,袱于张景儒之墓穴。杨氏因遇南郊祀恩,封寿阳县君,后因光国夫人朝谒禁中,为她请命服,而得赐冠岥。杨氏一生,虽早失怙,但为长兄提携照拂,得嫁入儒门,而相夫教子,福寿双全。对于精忠为国的杨家将,杨氏之福气未似不是杨门遗泽所致。她的墓铭说:

新秦之杨,出弘农,重侯世将,既盛而隆。漪欤夫人,行茂尊。靡矜靡盈,来嫔卿门。克媲其德,○○○名。顺其姑章,宜尔子孙。积善有贻,滥浚其源。报施之丰,逮于云昆。昭以铭时,藏诸原。122

在舞台上每当我们看到京剧《杨门女将》的佘太君一举手一投足的气派,特别是杨令公、杨六郎、杨宗保过世后,她独力撑起天波府,我们都会拍案欣赏艺术家对这个女中豪杰的伟大创造。笔者在上文那样花费篇幅笔墨介绍杨畋幼妹的生平,因为觉得杨畋妹的性情与生平,与说部的佘太君有着颇大的雷同。当然小说家不大可能看到这篇原埋于地下、近代才收于《千唐志斋藏志》的墓志铭,然有志从事杨家将故事再创造的文艺工作者,实在可以取材于这篇墓志铭的内容,将一个真实的杨门女性,以艺术加工的手段,谱写一个有血有肉的新杨门女将。那当是本文考索杨畋及其亲属生平事迹的一个成果。

七、余论

宋人对杨业、杨延昭父子之功业一直称誉备至,好像为杨畋父杨琪在皇祐三年撰写墓志铭的欧阳修,便称许杨业和杨延昭“父子皆为名将,其智勇号称无敌,至今天下之士致于里儿野竖,皆能道之”。爱屋及乌,许多文臣士大夫对出身杨氏将门又科举登第,在庆历年间发挥将门本色,率军奋战湖广猺山,立下战功的杨畋,即以儒将视之。例如欧阳修便许杨畋“贤而有文武材”。123当杨延昭幼子杨文广在仁宗之世尚未出头时,杨畋自然成为重震杨门家声的唯一希望。可惜皇祐四年南征侬智高的恶战,却无情地证明杨畋的将才有限。他兵败被贬,幸而还能慢慢循文臣之仕途回升,并累任内外要职,最后膺学士侍读清望之选,成为杨氏将门罕有的学士儒臣。将家子而弃武就文,然后又改为武资参预 戎行的人,在北宋并非罕有,好像与杨畋同时的刘平(973 - 1040),便与杨畋有相近的经历。二人不同的是,杨门要比刘氏将门显赫,而杨畋后来又回复文臣的身份。

 杨畋因着科举登第的身份,透过座主、门生、同年、同僚的关系,与宋廷一众文臣建立了密切的交谊,加上杨氏将门与武臣之渊源,令他拥有一张很广泛的交际网络。在他数十年的仕宦生涯中,他一方面推荐别人,124另一方面也受到别人推荐,故此他在平定侬智高之战事中虽跌了一大跤,但在友朋的保护扶持下,得以在仕途中回升,得以膺学士侍读之清选,成为杨氏将门独一无二的学士儒臣。

杨畋曾被他的文臣同僚誉为文武兼资的儒将,作为武将,他领军出师时,倒有着他的祖辈杨家将诸人如杨业、杨延昭那种“舍身忘家”,以及“与士卒同甘苦”,而受士卒爱戴的美好传统。据苏辙所述,杨畋为将“能与士卒均劳苦,饮食比其最下者,而军行常处其先,以此得其死力”。的将才如何?那就言人而殊,司马光讥他是儒者迂阔,驾驭不了骄兵悍将而致无功,而苏辙则说他善于用兵、精于兵略,说他曾学李靖(571 649)兵法,知晓用兵出入变化之道,并曾评说:“今之人,才不及古人,多将辄为所昏。”辙又说杨畋在南方练兵有方,从数千之卒至万人均能胜任。而据欧阳修所记,杨畋又曾将罕传兵书秘本《遁甲立成旁通历》相赠,对于行军打仗,杨畋是下了一番工夫的。平情而论,,相比一般文臣,杨畋武干不差,至少不会比因人成事的余靖及孙沔逊色,他虽“家世将家”,又曾有平定猺山蛮乱之功,但他到底不能与在西北战场的打过硬仗、血战多回的真将才狄青相比,也不能与他祖上的杨门众将相比。另外,他的体格不佳,“病瘦甚赢”,影响他在沙场拼杀的能力。125至于杨畋平定蛮猺,是否残暴地镇压“瑶族农民起义”,“扑灭革命烈火”这牵涉观点与立场,与杨畋的才干无关。126

作为士大夫,杨畋有很高的艺术修养,既能诗,又擅书隶,“平居读书,勤苦过少年。好为诗,喜大书,皆可爱”,能作画,又通琴音。而为官则清廉自守,至死家无余 财;另一方面,他在政海浮沉多年,磨炼出文臣那种世故谨慎,史称他“素谨畏,每奏事,必发封数四而后上之”苏辙曾为他辩护,说“盖其谨畏循循者,所以为勇而人莫知之”127实,苏辙所言非虚,杨畋任言官时,他所论的,包括请仁宗早定储位,请求罢仁宗所宠的温成皇后庙祠,反对仁宗给外戚李珣和刘永年升官,以及请责降仁宗爱女衮国公主,都是批逆鳞之事且需要有莫大的勇气。王安石称许杨畋“数以言事有直名”,“数言事,无所顾望,言有人所不能言者。故其卒,天子录其忠,膊赐之加等”,“所谓善人之好学而能言者也”,应该如实地反映出宋廷士大夫对杨畋之高度评价。 128

平情而论,杨畋作为杨家将后人,他的儒将功业说不上成功,他以将门之后转为儒臣,无论立德、立言方面,他都是成功的。北宋杨家将第四代出了他这样不凡的贤士大夫,既可说是一种异数,也可以说是多数宋代将门子弟自然走上的道路。像杨畋这样文武兼资,既有过人的文才,亦有相当的武干,那是将门余荫加上后天过人努力所致。在文臣操掌国柄的宋代,将门子弟要出人头地,文武双修是最可行不过的道路,退而求其次,改从科场仕进,也可能比在沙场拼杀相对容易。杨家将在仁宗朝及以后最有成就的人物,前有本文主角、第四代的杨畋杨学士,后有杨门第三代传人的杨文广。从仕途的顺逆而言,杨畋比杨文广平坦得多,倘杨畋不是仅得中寿,他在英宗及神宗(1048 -10851067  1085在位)之世,至少能位列翰林学士,官至丞郎,倘运气寿数和他一度的上司包拯相近,进入二府,本来也是顺理成章的事。叫人欷歔的是杨畋太早过世,使杨家将在神宗之世,只能倚靠年过花甲的杨文广独木支持,而杨文广也无法在朝中得到本家最有力的朝臣支持。过去我们谈论杨家将,从历史到文学,似乎遗漏了杨畋这个将门学士的重要人物。过去创造文学戏曲中的杨家将的作家,拼命将杨家将扯上寇准、包拯这些显赫的文臣,其实杨门本身已经有一位值得加以发挥的文武兼资的杨门子弟。值得一提的是,现存有关载杨畋生平事迹之资料已相对丰富,要在文学创作上对杨畋加以塑造,应该没有太大的难度。笔者期盼有心人将来能成功地创造出晓有光彩的杨士乐道的传记故事来。

注释:

115、据杨畋妻恭氏墓志铭所记,她在二十二岁时嫁杨畋,“踰年生子祖仁,方八月,龙图公薨”, 即是说杨祖仁在嘉祐六年九月生,杨畋在嘉祐七年四月逝世时他才八月,依现代人算法,他还未满一岁,但古人计法,他虚龄两岁。参见北京图书馆金石组编;《北京图书馆藏中国历代石刻拓本汇编》,第四十二册(北宋) ,中州古籍出版社, 19902月, (3818), (杨龙图妻恭氏墓志铭), 29页。 按这墓志铭为魏介所撰,祁处恭所刻,拓片原为张钫所藏,后为原北平图书馆所藏。此一墓志铭亦时收入新版《全宋文》,第148册,上海辞书出版社, 2006年,卷三二零二〈魏介·杨龙图妻恭氏墓志· 政和三年七月〉, 360 - 362页。关于该墓志铭作者魏介,为洛阳人,自号伊川退叟。在政和三年任奉议郎、管勾温州(今浙江温州市)南真宫、赐绯鱼袋。见郭齐所撰之生平简历。

116、《全宋文》卷一七零四, (张啕) (宋故寿阳县君杨夫人墓志铭·绍圣二年三月)556 - 557 页。

117(杨龙图妻恭氏墓志铭) 29; 《全宋文》,第149册,卷三二一八(朱维·游安民墓志铭·宣和元年六月), 265 -267页。按该墓志铭原收入《芒洛冢墓遗文》四编,石刻史料新编本。撰写此墓铭的朱维(? -1119)的职衔是“中大夫、充右文殿修撰、提举西京嵩山崇福宫、文安县开国男、食邑三百户、赐紫金鱼袋”为墓志铭篆盖的是武功大夫、改差充京西南路兵马钤辖王子武。朱维的生平简历见郭齐所撰的小传;龚延明: 《宋代职官辞典》571页,“朝散大夫条”。

118、《宋会要辑稿》, (兵十六之七)

119(杨龙图妻恭氏墓志铭)29页。

120、有关包拯晚年得子,由其媳崔氏抚养成人之事,可参阅孔繁敏: 《包拯研究》,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 19984月,第二章第四节(孝肃之风祖孙相传),71 -77页。

121、《全宋文》第十四册,卷五百七十九〈陆经〉,〈 朝奉郎守太子中舍骑都尉赐绯鱼袋张君墓志铭熙宁八年九月〉, 218 -220  页《宋会要辑稿》,<选举一之一〉、〈选举二之五〉;《宋史》卷三百六〈张去华传附张师德传〉, 10107-10111页。为张景儒撰写墓志铭的陆经,生平不详,墓志铭题其现官职是朝散大夫、行尚书兵部员外郎、直史馆、知河中军府兼管内劝农事、兼提举解州庆成军兵马巡检公事、轻车都尉、赐紫金鱼袋。《全宋文》的编者未能确定他是否字子履,籍属越州人,官至集贤殿修撰,擅长真行书,著有《寓山集》的陆经。该墓志铭由文林郎、前守广州司法参军乐温书,而由将仕郎、试秘书省校书郎、前权孟州观,观察推官李瞳篆盖,考李曈即为张景儒的长婿。至于乐温的生平不详。

122、《全宋文》 ,卷一七零四〈张峋〉〈宋故寿阳县君杨夫人墓志铭·绍圣二年三月〉 , 556 ~ 557 页。考杨畋妹的墓志铭撰于绍圣二年三月,撰写人是左朝奉大夫、管勾西京嵩山崇福宫、上柱国、赐紫金鱼袋张峋(? -1095)。书写墓志铭的是右朝奉郎、监兖州东岳庙、轻车都尉、绯鱼袋程公孙(? ~ 1097)。按张峋的生平不详,据《长编》及《宋会要》所记,在熙宁二年(1069 )九月,他以太常博士提举两浙路常平广惠仓兼管勾农田水利差役事。到熙宁四年(1071)四月十八日以丁忧罢任,然言官却劾他在任并未推行新法。说他出巡只到过明州和越州,至于程公孙的生平,据《长编》及《宋会要》所记,他是程颐( 1033 ~ 1107)的族子,吕公著(1018 - 1089 )子吕希纯之妻兄,他在熙宁九年(1076 )五月,以光禄寺丞管勾合卖太医局,到元丰元年(1078 )四月,三司以程公孙所管勾的太医局熟药所在熙宁九年六月开所以来,至十年六月,收息钱二万五千余缗,所收的息钱倍于预计,于是请给程公孙及另一监官殿直朱道济减磨勘三年,依条例给赏,自今二年一比较。在元祐三年八月他以奉议郎授监在京商税院,为右正言刘安世为劾以执政姻亲见用。他在绍圣四年(1097 ), 曾被京西转运使周秩辟为部僚,专察访外事,助新党诛除旧党之人,他被王巩批评为“素名能刺人事者也”,旧党人称程颐在绍圣四年十一月再被送涪州(今重庆市涪陵区)编管,也是程公孙所致。据说程颐语曰:族子至愚,不为足责,故人情厚,不敢疑。参见《宋会要辑稿》〈职官二十二之三十七〉、〈职宫二十七之十二〉、〈职官四十三之二、三〉《长编》卷二百十八“熙宁三年十二月丁巳条” , 5291页;卷二百二十二“熙宁四年四月癸酉条”, 5406页;卷二百八十九“元丰元年四月丁卯条” , 7071页;卷四百十三“元祐三年八月辛丑条”, 1004 7 ~ 10048页;卷四百九十“绍圣四年八月壬辰条”, 11625 ~ 11627页;卷四百九十三“绍圣四年十一月丁丑条” , 11704 ~ 11705页;“十二月癸未条”, 11707-11708页。

考墓志铭提到因曾入禁中而为杨氏请命服的光国夫人,原碑文作“ o氏宗妇光国夫”,不知道是杨氏宗妇抑是张氏宗妇。

123、按欧阳修在杨琪的墓志铭的铭文,又分别颂扬杨门各人,包括杨重勋(侍中)、杨业(太师)、杨延昭(防御)、杨琪(供备) ,铭云“杨世初徽自河西,弯弓驰马耀边陲。桓桓侍中国屏毗太师防御杰然奇,名声累世在羌夷。时平文胜武力衰,温温供备乐有仪。好贤举善利岂私?恺悌君子神所宜。康宁寿考顺全归,有畋为子后可知。”《欧阳修全集》卷二十九〈供备库副使杨君墓志铭〉, 444 -445页。

124、杨畋推荐人任官的例子,除了前述的苏辙外,尚有罗承嗣(998 - 1072)。参见《北京图书馆藏中国历代石刻拓本汇编》,第四十册, 〈志745〉〈宋故银青光禄大夫检校太子宾客兼御史大夫右领写卫将军致仕骑都尉罗公墓志铭〉。

125、《宋史》卷三百〈杨畋传〉, 9966; 《涑水记闻》卷十三,259; 《栾城集》卷十八〈杨乐道龙图哀辞并叙〉 , 424;《欧阳修全集》卷一百五十五,补佚卷二〈书遁甲立成旁通历后〉, 2574 页;考《宋史》杨畋本传称他在猺山平蛮时,有家书至,他即焚之,表现他忘家报国的精神。关于杨畋的琴音造诣,参看注33。杨畋所学的李靖兵法,相信是仁宗朝编为《武经七书》的《李卫公答问》。又杨畋送给欧阳修的罕传兵书秘本《遁甲立成旁通历》 ,据李裕民教授的意见,当是杨业原有,后传杨延昭、杨文广,再传杨畋,或是由杨延昭直接传给杨畋。此书已失传,具体内容不详。照李教授的意见,此书当属《汉书艺文志》中的兵阴阳家类。李裕民: (杨家将新考三题) ,收入《杨家将研究·历史卷》 99 -100页。

126、以论述庆历年间湖南瑶()族起事为主题的一些论着,对杨畋平乱之描述,多以负面的笔触,甚至有丑化他的倾向,说他兵败孤浆峒后,恼羞成怒,滥杀无辜。又说他知岳州时懦弱无能。参阅向祥海: 〈北宋黄捉鬼唐和尚领导的瑶族农民起义〉, 《贵州民族研究》 (季刊) 19877月第3 (31)  98 -101页;黄海舟: 〈《岳阳楼记》首段注解四疑〉, 《湘潭大学学报》 (社会科学版) 1987年第1期,82页;黄启昌: 〈宋代湖南少数民族的反抗斗争〉, 《民族论坛》1996年第2期,82页。另外有一些粗浅的著作,考证不清,便批评杨畋“令其平叛,则肆杀平民以邀功,如荆南路平叛武将杨畋之流。”尹永森:〈论余靖的吏治观〉《韶关大学学报》 (社会科学版) 200012月第21卷第6 , 31页。

127、关于杨畋“谨畏循循无所迕,平居遇小事,若不能决”的问题,苏辙曾有一番辩解,当人们奇怪杨畋在战场上能勇以破敌,为何在与人行事上却谨畏如此。苏辙说人们“不知其中有甚勇者,人不及也。盖其谨畏循循者,所以为勇而人莫知也”。关于杨畋擅大书的问题,据欧阳修的记载,杨畋在生前曾对他说,他平生只学隶书,并告诉欧阳修,汉时隶书在镇州(今河北石家庄市正定县南)的最佳。欧阳修不甚识隶书,听了杨畋的话,马上派人往常山(即镇州或真定府)求得后汉《稿长蔡君颂碑》,并且收入他的《集古录》里。《长编》卷一百九十六“嘉祐七年五月己酉条” , 4761; 《宋史》卷三百〈杨畋传〉 , 9966; 《栾城集》卷十八〈杨乐道龙图哀辞并叙〉,424; 《欧阳修全集》卷一百三十六〈集古录跋尾卷三〉〈后汉稿长蔡君颂碑·光和四年〉,2142页。

       128、《王荆公文集笺注》卷四十七〈《新秦集》序〉,1617页。

相关文章
2019-04-18 10:01:43
2019-04-17 10:05:11
2019-04-16 10:20:47
2019-04-19 10:06:37
2019-04-18 09:22:04
2019-04-16 15:52:03
在线互动留言
姓名:*
  联系QQ:
  邮箱:
  个人主页:
请输入您的评论:
请输入验证码:* 看不清?点击换一个


共有0人对本文发表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版权所有 陕西省神木县 杨家将文化研究会

联系电话:0912-8350019   联系QQ:601859554

特别感谢中共神木县委、神木县人民政府对本网站的大力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