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神木杨家将文化研究会欢迎您!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网站首页 | 专家论坛 | 百家之言 | 作品择目 | 史海钩沉 | 人物春秋 | 寻根探源 | 影视戏剧 | 遗址遗迹 | 图片集萃 | 杨家城开发 | 今日神木
您当前所在位置:网站首页 >> 作品择目 >> 杨家将文化系列丛书 >> 《首届全国杨家将历史文化研讨会论文集》 >> 目录 >> 将门学士:杨家将第四代传人杨畋生平考述 >> 杨畋生平考述(三) >> 阅读

杨畋生平考述(三)

2019-04-17 10:05:11 来源:杨家将文化研究会 浏览:14
内容提要:将门学士:杨家将第四代传人
杨畋生平考述
内容提要:北宋杨家将各代人物中,改从科举登仕成为文臣而最有代表的人物,首推第四代传人杨畋(1007-1062)。杨畋虽然以文臣身份人仕,但他的友朋同僚仍看重他出于显赫的杨氏将门,而许他为儒将。

将门学士:杨家将第四代传人

杨畋生平考述

内容提要:北宋杨家将各代人物中,改从科举登仕成为文臣而最有代表的人物,首推第四代传人杨畋(1007-1062)。杨畋虽然以文臣身份人仕,但他的友朋同僚仍看重他出于显赫的杨氏将门,而许他为儒将。

四、兵败广南

皇祐元年(1049)三月甲午(初二),杨畋上奏宋廷,自言在岭外剿捉蛮贼,感染瘴雾之疾,请求恢复文资。是月十九日,宋廷体恤他五载征战劳苦,于是同意他的请求,复任他为屯田员外郎加直史馆知随州 (今湖北随州市)。宋廷的制文对他称誉备至,还特别突出他出自将家,文武兼资的本事。制文还总结了杨畋平蛮的功绩:

以尔东染院事、湖南钤辖杨畋,出自将家,有文武器干。平由辞科,历任郡县,至提按之职。向以群蛮绎骚,湖岭未靖,故特命以使名,往专讨辑。逮兹二岁,溪洞帖然。而勤劳积时,重疮生疾。52

就在杨畋养病随州的时候,是年九月乙巳(初十),广南西路转运使巳向宋廷奏报广源州蛮入寇邕州(今广西南宁市),首领是侬智高。53一场比湖南猺乱更大规模的动乱即将爆发。宋廷为应付广源州蛮乱,徙原礼宾使知桂州(今广西桂林市)陈珙(? -1052)为洛苑使、广南西路钤辖兼知邕州,而调内藏库使、广南东路都监陈曙为广南西路钤辖兼知桂州。另任内臣入内供奉官高怀政往邕州,与广南西路转运使督捕蛮贼。54为了增强防卫力量,在皇祐二年( 1050)二月丙戌(二十三),宋廷应允广南西路钤辖司之请,在邕州罗徊峒置一寨,以扼来犯之广源蛮。55

杨畋大概在皇祐二年初已内召,任三司户部判官。他的好友,时任翰林学士、吏部郎中提举在京诸司库务的赵抃,大概听到他召人的消息,曾写了一首题为《闻杨畋病愈》的诗寄给他,诗云:“湖南杨叔武,消息有人传。连岁征蛮骁,经秋卧瘴烟。为时天未丧,勿药病还痊。云水溶溶去,凭诗寄此篇”。为他写制文的胡宿形容他:“谦退不伐,深博有谋。忠孝自将,历险夷而不改;文武更用,当剧易而靡辞。久宣领服之劳,实靖边隅之警。比资术学之力,擢参文史之筵。属司会之旷僚,赖时髦之济务。广中外之更试,成久大之蕴崇”。大大推许他文武兼资,能当繁剧之才能。是年五月戊子(初二),他奉命出使河东,任河东路计置粮草及处置盗铸铁钱。河东不仅是杨家将熟悉的地方,也是杨畋早年任并州录事参军时停留过的地方。56

是月戊申(二十二),广南西路转运使萧固(1002 - 1065)向宋廷报告,交趾发兵攻击侬智高,侬部众都遁伏山林。宋廷下旨令广南西路严备侬智高入寇。八月,侬军入寇,杀权邕州同巡检、右侍禁李江。57当广南战火已点燃时,杨畋因父于六月壬戌( )卒于淮南任上,即离开河东赴淮南奔丧。58

交趾发兵进攻侬智高并不成功,萧固偏偏差派在庆历七年八月以平蛮不力而被责降为邕州指使之庸将兀赟前往刺探敌情,可此庸将却擅自发兵攻侬智高,结果兵败被擒。侬向他查问中国虚实,他以为可将功赎罪,就极力劝说侬智高向宋延输诚内属。侬智高于是放还兀赟,奉表请向宋廷岁贡方物。于皇祐三年(1051)二月乙酉(初四),萧固奏告宋廷侬智高请示内属。萧固极言侬智高必为南方之患,请赐他一官以安抚之,利用他来对付交趾,实行以夷制夷。萧固称侬智高才武强力,交趾必不能将之收归属下。但宋廷并没有马上接受萧固的建议,只下诏萧固与本路提点刑狱及钤辖司商议然后复奏。三月癸酉(二十二),萧固复奏侬智高奉表献驯象及生熟金银。宋廷诏广南西路转运司以本司的名义回答侬智高,以广源州本属交趾,若他与交趾一同进贡便许可。59

是年十月甲申(初六),杨畋将亡父杨琪与亡母慕容氏合葬于河南洛阳杜泽源,并请当时任知应天府(今河南商丘市)的欧阳修为其父撰写墓志铭。曾对杨畋平猺之策略有所批评的欧阳修,也终承认杨畋在平猺战事的功劳,是故他在墓铭上称许杨畋“贤而有文武材”。60杨畋在时望下,他虽在守制中,未几又为宋廷所召用对付侬智高。

侬智高因向宋廷一再贡物请内附不纳,加上与交趾为敌,估量拥有广源州山泽之利,又招纳到大量亡命之徒,包括广州进士黄玮、黄师宓等人,密谋入寇。他首先诈称峒中饥馑,部落离散,让知邕州陈琪信其力量微弱,而不作防备。然后在一晚将其巢穴焚毁,但骗他的部众说平生积聚今为天火所焚,唯一生路就是攻取邕州,据广州为王。结果他的部众听他驱使,他率众5000人沿郁江东下,攻破横山寨,杀守将寨主右侍禁张日新(? - 1052)、邕州都巡检高士安(? -1052)、钦州(今广西钦州市)、横州(今广西横县)同巡检、右班殿直吴香(?-1052)。然后进攻邕州,皇祐四年(1052 )五月乙巳(初一),侬智高攻破邕州,执杀知州北作坊使陈珙、通判殿中丞王乾祐(? -1052)、广西兵马都监六宅使张立(? -1052)、节度推官陈辅尧(? -1052)、观察推官唐鉴(? -1052)、司户参军孔宗旦(? - 1052),宋官兵死者千余人。侬智高于是在邕州建大南国,自号仁惠皇帝,改年启历,大赦境内,封黄师宓以下党徒以中国官名。61

侬智高破邕州后,势如破竹,席卷两广。是月癸丑(初九)攻破横州。三日后(丙辰,十二)再破贵州(今广西贵港市)。十六日(庚申)破龚州(今广西平南县),十七日(辛酉又入藤州(今广西藤县)、梧州(今广西梧州市)和封州(今广东封开县东南)。十八日(壬戌)破康州(今广东德庆县)。到十九日(癸亥),侬军攻破端州 (今广东肇庆市)。诸州的守臣包括知横州殿中丞张仲回( -1052)、横州兵马监押东头供奉官王日用( -1052)、知贵州州秘书丞李琚( -1052)、知龚州殿中丞张序 ( -1057)、知藤州太子中舍李植( - 1057)、知梧州秘书丞江鎡( -1057) 及知端州太常博士丁宝臣( - 1057),他们在内无劲兵,又乏坚城可守,外无援兵的情况下,均弃城逃命。只有知封州太子中舍曹觐(1018 - 1052)及知康州太子右赞善大 夫赵师旦( - 1052)、康州兵马监押右班殿直马贵(- 1052),力战被执,不屈而死。62

是月丙寅(二十二),侬智高的兵锋已抵岭南第一重镇广州(今广东广州市) ,进围广州。知广州仲简与陈珙一样,是庸才一个。早在二十日,已有人来告急,称侬智高不日来犯,仲简竟以为报信者为妄,将之囚禁,并荒唐地下令:“有言贼至者斩”。结果广州军民并未作守城准备。当侬军到来时,仲简才令民众入城,民众恐慌,纷纷争相以金贝贿赂守城门人,请求放他们先入,于是践死者众。来不及入城的民众被逼投降侬智高,而使侬军势力大增。至于他的手下广南东路钤辖王锴( -1053)也和他一样,是贪生怕死的懦夫一个,不敢出战。63

宋廷用人不当,致使侬智高横行两广。最让人不解的是,宋廷初闻侬智高起兵时,竟然诏进奏院不得随便奏报,幸而知制诰吕溱( -1052)力持异议才作罢。宋廷得知侬智高入寇事态严重,在是月癸酉(二十九)首先命崇仪使知韶州陈曙( -1052) 领兵讨侬智高。闻战鼓而思良将,可惜宋廷所倚重的儒将重臣范仲淹却早于是月丁卯(二十三)卒于徐州(今江苏徐州市)64

宋廷为了平乱,在六月乙亥(初二)起用两员均以父丧在家守制,被公认为有武干的儒臣余靖和杨畋。余靖被任为秘书监知潭州,杨畋为广南西路体量安抚提举经制盗贼。杨畋东山复出,他此年46岁。同月庚辰(初七),改任余靖为广南西路安抚使知桂州。并命同提点广南东路刑狱、内殿崇班、门祇候李枢,与原知桂州崇仪使陈曙为同捉杀蛮贼,做余靖的副手。仍命广南东路转运司、钤辖司发兵应援。初九日(壬午) ,再以陈曙为广南西路钤辖。翌日(十日,辛巳),再调在西边有战功的勇将张忠(1052)为广南东路都监。十一日(甲申),原知广州的仲简徙任知荆南府(今湖北荆州市的同日,宋将广、端都巡检使高士尧(? - 1052)又被侬智高败于市舶亭。广南形势甚为严峻。深孚众望的杨畋在十三日(丙戌),自洛阳应召抵都门外,他以丧服在身不敢入见。对于这位被认为“素习蛮事”而又是将门之后的儒臣,仁宗恩礼有嘉,特赐以所服御巾,召入对便殿,即日加起居舍人、同知谏院之官及差遣,派他出征侬智高。自仁宗以至宰相庞籍(988 - 1063)、枢密使高若讷以下,显然对杨畋平蛮充满信心。65杨畋的好友梅尧臣撰诗《赤蚁辞送杨叔武广南招安》相赠,以壮其行色,诗中说“今令智者以智取,即见蚳醓传太宫”,也认为杨畋可以马到成功。而送行的,则有知制诰蔡襄等人。66杨畋的好友,时任翰林学士兼侍读学士权判流内铨、知通进银台司兼门下封驳事的赵抃,闻知杨畋奉命出征,曾赋诗《闻岭外寇梗》一首,表达他的关心,诗中说“刺史没身专捍御(康州赵潜叔死敌),谏官衔命救疮痍[起居赵(:应作杨)叔武出使]。伏波死去今进继,大笔铭勋压海涯”67。③不过,赵抃把杨畋比作东汉名将马援(公元前14 -公元49),却是有点不吉利。

当杨畋出发广南时,宋廷进一步调整广南诸州的人事。六月丙戌(十三),宋廷命在庆历六年曾知广州,当年筑城有功的知越州(今浙江绍兴市)给事中魏瓘为工部侍郞集贤院学士复知广州,代替仲简。宋廷并且增给魏瓘禁卒5000,助他扼守广州。另外,又任洛苑副使、兼门通事舍人曹修(? - 1052)为广南西路同体量安抚经制盗贼,作杨畋的副手。十五日(戊子),又委知宜州、文思副使宋克隆(?- 1053)为礼宾使知邕州,命他招辑亡散,缮完城池,以慰安人民。另外,为了提高广州和桂州守臣的权力,以备御侬智高,宋廷又在十六日(己丑),诏知广州和桂州自今兼带经略安抚使。不过在十七日(庚寅),广、惠等州都大提举捉贼、西京左藏库副使武日宣,以及惠州巡检左侍禁魏承宪,却在广州城下被侬智高军杀死。宋廷有鉴于此,在二十三日(丙申),只好再调另一员悍将、原北作坊使忠州(今重庆市忠县)刺史知坊州(今陕西黄陵县东北)蒋偕,为宫苑使韶州团练使、广南东路钤辖,加强广州的防御,并以礼宾副使王正伦(? ~1052)为权广南东路钤辖,作为他的副将。另在二十七日(庚子),任命知宿州(今安徽宿州市)、司门员外郎朱寿隆(? ~ 1053)提点广南西路刑狱。除了人事任命外,宋廷另诏广南东西路经蛮人蹂践处,不得催收夏税。又诏置广南东西路转运判官各一员。不过,平定侬智高之乱最值得注意的人事任命,却是在是月十四(丁亥),仁宗不顾文臣的反对,破格擢升他的爱将、彰化军(即泾州,今甘肃平凉地区泾川县)节度使狄青(1008 - 1057)为枢密副使。68

宋廷为统一两广讨伐侬智高的事权,接受谏官贾黯(1022 - 1065)的意见,以及余靖的请求,于七月丙午(初三),任余靖经制广南东西路盗贼,杨畋以下均受余靖节制。同月壬子(初九),宋廷令审官院善择长吏,存抚曾遭蛮兵攻破的连州、贺州、端州、白州(今广西玉林市博白县)等诸州的百姓。为了尽快获知军情,又诏自京至广州增置马递铺,仍由内臣一员提举。十四日(丁巳),宋廷又严令贩卖粮食给蛮兵者,为首者斩,从者配岭北牢城,运粮的舟车没收归官。宋廷当时估计侬智高的部众至少有20 000 ,日耗粮500石。69

当杨畋仍未对侬智高发动进攻时,侬军巳再度猛攻广州城。幸而魏瓘当年筑广州城时,早已做好凿井储水,以及缮造大弩等守城器具。侬智高包围广州城,并断绝流入城内水源,幸而城中之井水用之不竭,而城上所发的弩箭每击中蛮军,令蛮军气势稍屈。知英州苏缄(? - 1076)募壮勇数千人,留提点刑狱鲍轲(? - 1057)留守,亲自率军星夜赴援,于广州外20里驻兵为外援。他又捕杀侬智高谋主黄师宓之父,以及附 从蛮军的盗贼60余人,并招安附贼之良民6000余人。另一方面,番禺县(今广东广州市番禺区)令萧注(1013- 1073),从广州城突围而出,募得海上强壮2000余人,乘海船屯集珠江上流。萧军趁着飓风夜起,纵火焚烧蛮船,一时大火冲天。因大破蛮军,杀敌无数,萧注即日兵发番禹县门,率各路援兵及民户携牛酒刍粮进入广州城。这时本来往潮州(今广东潮州市)议盐政的广南东路转运使王罕( -1057),也在外募兵入援广州,广州军民于是士气大增,更加强守备。侬智高见广州城屡攻不下,在是月十九日 (壬戌)解围而去。侬智高从五月二十二日(丙寅)攻城,至七月十九日(壬戌)解围,前后计57日。70

广州转危为安,但侬智高大军,掳略大批妇女,从清远县(今广东清远市)渡江北上,继续攻略广南州县。侬军回攻贺州(今广西贺州市)虽不克,却在白田(今广西平乐县东南)遇上号称勇将的广南东路兵马都监张忠部,击杀张忠、虔州(今江西赣州市)巡检董玉(-1052)、康州巡检王懿( -1052)、连州巡检张宿( -1052)、贺州巡检赵允明( -1052)、贺州监押张全( -1052)及贺州司理参军邓冕( 1052 )等文武官员多人,大胜宋军。71

让宋廷震动的是,张忠败死才两天,宋廷倚重的另一员勇将广东钤辖蒋偕,又在是月甲子(二十一)遇蛮军于路田,受到挫败。他虽得以身免,但麾下阵亡了一大批将官,包括南恩州巡检杨逵(-1052)、南安军(今江西赣州市大余县)巡检邵余庆 ( -1052)、权宜、融州(今广西柳州融水苗族自治县)巡检冯岳( -1052)及广南西路走贼使臣王兴( -1052)、苌用和( -1052)等人。72

宋军两番覆师后,宋廷一方面厚恤张忠以下阵亡将校,安定军心,另一方面惩处失职官员,并提升有功将校包括萧注和苏缄,并列出优厚赏格,鼓励军民刺杀侬智高一众蛮首。最重要的是督促杨畋火速率军平乱。当杨畋抵达广南时,原本打算召诸将会英州商议进击,但侬智高已离开广州。大概鉴于宋军军纪不佳,于是杨畋上奏请将删定的康定行军约束以及赏罚格颁下,并置检法官执行。八月己卯(初七),宋廷却诏谕杨畋,责备他在甲兵大集时,不火速进军,消灭蛮兵,却还要求颁格令,置检法官。宋廷指称既然令他节制诸将,关乎军旅战阵之事,杨畋自当从长处决,何须要宋廷中覆。宋廷且警告杨畋,若蛮军乘风势渡海,攻掠琼州(今海南海口市)及沿海诸州,就大事不妙。可宋廷不了解杨畋根本指挥不了诸将,才要求立法度、订赏格。宋廷又因没有充足之兵力防守各州,然知道不设防备,蛮军则轻易攻取,于是要求杨畋断蛮军入海之路,但那是强杨畋所难。73

宋廷开始对杨畋平乱的信心动摇。虽然翰林学士胡宿极力为杨畋说话,称许“杨畋谦默不伐,深沉有算,兼其忠孝出于天性,诚堪属以南伐,总兹师律”。他请求仁宗“宜申敕诸将,禀其节制,则军众有所统一,号令得以施行”。但宋廷并未采纳他的意见,增加杨畋的权力,74反而在是月辛卯(十九),因宰相庞籍的力荐,仁宗委新知秦州(今甘肃天水市)的另一员号称知兵的儒臣孙沔(996 ~ 1066 ),出任荆湖南路、江南西路安抚使,另委他宠信的内臣内园使、陵州(今四川仁寿县)团练使、入内押班石全彬(?- 1070)做孙的副手,并许孙沔得以便宜从事。孙河以南兵连为蛮军所败,士气低落不可用,请求仁宗增发骑兵,并增选偏将20人从征。另他也求赐武库精甲5000副,加强部队装备。但参知政事梁适(1001 - 1070)不同意,认为孙沔所请有点张大其事。孙沔几番争取,才予兵700随行。孙沔担心蛮军会越过岭北,于是向湖南和江西发檄文,声言大兵将至,令各地做好缮治营垒,以及准备宴犒大军。蛮军以为宋廷有大军在后,就没有北犯。当孙沔抵鼎州(今湖南常德市)时,宋廷再封加他为广南东西路安抚使,权位在余靖和杨畋之上,由他统领平蛮之战事。同年九月甲辰(初二),宋廷再任内殿承制、门衹候孙宗旦(? - 1052)为荆湖南路、江南西路兵马都监,作孙沔之偏裨。75至此,杨畋平蛮的权力已一再被削弱,已事无可为。他可以做的是保存实力,为此,当他得知侬智高移军沙头(在邕州城外),准备渡江之际,即檄命令新败的蒋偕焚毁英州储粮,放弃英州,率残部北上退保韶州。另杨畋又召内殿承制兀赟、岑宗闵( -1052)、西头供奉官门祇候王从政( -1052)各率本部退守韶州。同时杨畋将他的檄文申报御史台及谏院。76

九月戊申(初六),蒋偕率部数千人抵贺州太平场,他轻敌大意,使夜蛮军攻入其营寨,将其袭杀。其部将庄宅副使何宗古( -1052)、右侍禁张达( -1052)及三班奉职唐岘( -1052)亦被杀。全军几乎覆没。蒋的余众怕坐主将被杀之罪,多有意降敌。这时杨畋所委的机宜陶粥刚好率恃卒数十人从韶州南下,前往英州,会合诸将商议解救广州,恰巧碰上敌兵解围西往,于是舍舟抄陆路西行,往贺州太平场打算与杨畋会合。是月辛亥(初九),他在太平场发现蒋偕残部溃走山林,怕蒋军残部会降敌,马上矫杨畋之命,以布自帛为白旗数面,并削木为榜,揭榜道上,上书“招安蒋团练下败兵”,派随从十余人持白旗前往村落,晓谕蒋偕的败兵归返宋营,许以不死,并矫杨畋之命,将败兵绕路送往贺州就粮,然后送回杨畋的幕府,杨也得以收回败兵一千五百余人。杨畋后来还朝后,曾对人说“吾平贼湖外,所得者一陶某而已。”一方面可见他对陶的器重,但另一方面,也看到杨畋麾下无人。77

六天后(甲寅,十二) , 侬智高于龙岫峒再将桂宜柳州巡检、三班借职李贵所部击杀。宋军连败,宋廷追究责任,于是月丙辰(十四),将杨畋责降知鄂州(今湖北武汉市),落知谏院。他的副将曹修也被责降为荆南都监。而已死但宋廷未知的蒋偕责降为潭州都监。宋廷同时委苏缄和萧注并为广南东路都监兼管勾东西两路贼盗事,暂时替代杨畋及曹修的职务。十五日(丁巳),杨畋再被降为屯田员外郎,曹修再被贬为洛苑副使兼门通事舍人,蒋借再责为北作坊使忠州刺史,兀赟也被责为内殿崇班。宋廷的制书批评杨畋“惟尔畋顷按湖外,有破荆湖之功,故起畋于庐中,其所以临遣之意厚甚。方贼势奔蹶,济沙头以迥,檄还前师,不时进击,而欲弃壁焚粮,为退保之计。夫统大兵之众,伐穷寇之党,顾出此策耶,联所不取焉”。到皇祐五年( 1053 )正月甲子(二十三),当侬智高已被平定时,宋廷仍不放过杨畋,因言事者劝他“处事乖方,后师逗留”再将他自屯田员外郎、直史馆知鄂州责授太常博士、知光化军(今湖北襄樊市老河口市西北)78

杨畋此次受命平蛮,因一事无成,而被贬官降职。令人惋惜的是,他从皇祐四年六月奉命出都门,至九月被罢职。前后百天,他南北奔波,在未与敌军交锋前,却被一再削去平乱权力。他名位本不高,手上也没有可驱驰奋战的健儿,而且名义下拨归他调遣的悍将如张忠、蒋偕之辈,根本不受指挥。偏偏杨畋面对的,却是比猺山蛮人唐和尚势力大上百倍的侬智高大军。宋廷中枢对侬智高的势力及意图一开始就低估了,而平蛮用人又事权不专,加上地方素无准备,且两广守臣多为平庸之辈。如此一来,就算杨畋有通天本领,也无计可施。杨畋兵败广南,平情而论,过不在他。当时廷臣刘敞( 1019 - 1068)总算为杨畋说了一番公道之话他说:“杨畋之官素微,又其行以使者往,而所与俱者蒋偕、张忠之徒,官皆在畋右,或宿将自负,颉颃作气,招之不来,麾之不往,且安得有功”。79杨畋在盛名之下再度出山,却无功而还,然而不幸中之大幸是他尚能保全要领,不致枉死蛮军之手,当然,他儒将之声名是受到损害了的。司马光后来便批评他是“儒者,迂阔无威,诸将不服”,而不再说他是文武兼资的儒将。80

平定蛮军,杨畋不成,余靖以至孙沔也好不了多少。最后,宋廷还是倚靠北宋一代名将狄青出马,几经辛苦,在皇祐五年(1053)正月丁巳(十六)于宾州(今广西宾阳县西南)归仁铺一役,方将侬智高平定。余靖和孙沔平蛮无功,他们却因出任狄青的副手,后来得以升官获赏,仕途得意。倘若杨畋并没有一马当先承担平蛮之任,而是稍后才追随狄青平蛮,可能他会像从叔杨文广一样以随狄青平蛮受赏,而不是被贬降职。极畋的好友梅尧臣在是年二月撰诗《十一日垂拱殿起居闻南捷》,诗中讥刺因人成事的孙、余二人之余,也隐然有为杨畋抱不平的味道。81

注释:

52、《长编》卷一百六十六“皇祐元年三月甲午条”,3991页;《宋史》卷三百〈杨畋传〉,9964页;《宋会要辑稿》,〈选举三十三之七〉,〈职官六十一之十〉;《欧阳修全集》,卷八十一〈杨畋屯田员外郎直史馆制〉,1183页。考杨畋之制文旧题欧阳修所撰,但据《欧阳修全集》的点校者所考,欧阳修在皇祐元年已去朝不再担任知制诰之职,故此制文当非他所撰。

53、《长编》卷一百六十七“皇祐元年九月乙巳条”,4014 - 4015页。

54、《长编》卷一百六十七“皇祐元年十二月甲子条”,4025页。

55、《长编》卷一百六十八“皇桔二年二月丙戌条”,4034页。

56、《长编》卷一百六十八“皇桔二年五月戊子条”,4041页;《宋史》卷三百〈杨畋传〉,9964页;《清献集》,卷二〈闻杨畋病愈〉,叶7下至8上;苏颂( 1020 - 1101) (),王同策、管学成、颜中其(点校):《苏魏公文集》,中华书局,19889月,卷六十三〈行状〉〈朝请大夫太子少傅致仕赠太子太保孙公()行状〉963页。胡宿:《文恭集》,文渊阁《四库全书》本,卷十六〈杨畋可三司户部判官依前直史馆制〉,叶6下至7上。杨畋这时仍官屯田员外郎,职仍为直史馆。

57、《长编》卷一百六十八“皇祐二年五月戊申条”,4042页;卷一百六十九“皇祐二年八月戊午条”,4053页。

58、《欧阳修全集》卷二十九〈供备库副使杨君墓志铭〉,444页。

59、据王安石所撰萧固墓志铭所记,萧固在庆历五年区希范之乱被平定后,以屯田员外郎知桂州兼广西都巡检,提举兵甲溪峒事。他到桂州后以怀柔手段,依蛮人旧俗治事,故广西安靖。他本来徙为荆湖南路提点刑狱,但宋廷以他在广南得力,就任他为广西水陆计度转运使,他用一贯策略,派人诱侬智高来归。参见王安石(),李之亮(笺注):《王荆公文集笺注》,巴蜀书社,20055月,卷五十七〈尚书祠部郎中集贤殿修撰萧君固墓志铭〉,1963页;《长编》卷一百七十“皇裕三年二月乙酉条”,4078页;“三月癸酉条”4085页。

60、《欧阳修全集》卷二十九〈供备库副使杨君墓志铭〉,444页。

61、《长编》卷一百七十二“皇祐四年四月丙戌条至五月乙巳条”,4142 -4143页;卷一百七十四“皇祐五年六月甲午条”,4214页。邕州失守,知州陈珙的责任最大,他一开始不肯听司户参军孔宗旦的警告,提防侬智高入寇,然后当侬智高围城时,他又没有做好守城的工作,当广西兵马都监张立领兵自宾州(今广西南宁地区宾阳县西南)来援之兵马入城时,他犒赏军士于城上,不知是否放松了戒备,竟在行酒时被侬智高破城。他又贪生怕死,被执时向侬智高惶恐地呼万岁,请求自效,但侬智高仍将他杀掉。比起不屈而死的张立及孔宗旦,他实在差得太远。宋廷委这等庸才守邕州,实在失计。宋邕州官员只有权都监三班奉职李肃、指使武吉、武缘令梅微之及支使苏从因与侬智高的谋主黄师宓有旧获免不杀。孔宗旦要到皇祐五年六月甲午(二十六),才因知袁州(今江西宜春地区宜春市)祖无择(? -1053)的奏请,获赠太子中允。

62、《长编》卷一百七十二“皇祐四年五月癸丑至癸亥条”,4144 - 4146页;《宋会要辑稿》,〈蕃夷五之六十二〉。

63、《长编》卷一百七十二“皇祐四年五月丙寅条”,4146页;卷一百七十四“皇祐五年正月庚申条”,4193 -4194页。当侬智高自邑州顺流东下广州时,仲简命王锴领兵扼守端州。但王锴害怕,留军市舶亭不行,他不理仲简不许,自行率部返回广州城。他的部下海上巡检右侍禁王世宁(? -1052) 请分兵守端州,他又不许。当蛮军抵广州城下,他命在城外的王世宁入城。王世宁行至南门,责备王锴怯懦。王锴怒杀王世宁。等到魏瓘继知广州,方查知王世宁冤死。于皇祐五年正月庚申(十九),宋廷责降王锴为文思副使、建州(今福建建阳市)都监。

64、《长编》卷一百七十二“皇祐四年五月丁卯条,壬申条”,4146 - 4147页。

65、《长编》卷一百六十七“皇祐元年十月辛酉条”,4016页;卷一百七十二“皇祐四年六月乙亥条,4147页”庚辰条至甲申条“,4148页;卷一百七十三”皇祐四年十月己卯条”,4175页;“十二月丙申条”,4185页;《宋史》,卷十二〈仁宗纪四〉,232页;卷三百〈杨畋传〉,9964页;《武溪集》卷十四〈桂州谢上表〉叶15上至16上;〈乞解职行服状〉,叶16上至17下。余靖在韶州守制时,与知韶州陈曙结辑农兵,修缮堡障,共为防御之计。宋廷知闻而嘉许他,并以他有武干,并任他平蛮之任。田韶州路远,余靖要到是年六月二十日才收到枢密院的委任状,宋廷命他在七月十六日到任,不用赴开封请示。又张忠号为勇将,以破贝州王则功第一,真定府路安抚使李昭述在皇祐元年十月曾奏劾他贪暴难制,请加以黝责,宋廷爱才,止徙他为定州路钤辖,后迁如京使资州(今四川内江市资中县)刺史。至于仲简走了运,宋廷以他守广州不失有功徙荆南府,却不知广州人对他有多大的痛恨。不过,宋廷最后查知真相,在皇祐四年十月己卯(初七),仲简自兵部郎中、天章阁待制落职筠州。但言者仍不放过他,同年十二月丙申(二十五),他再责授为刑部郎中。

66、《梅尧臣集编年校注》卷二十二,624页;《蔡襄集》卷六〈因书答河东转运使杨乐道〉,107页。考蔡襄这首诗撰于至和二年(1055),他在诗中追述“前岁君提岭外兵,国门南路送君行”。

67、《清献集》卷四〈闻岭外寇梗〉,叶11下;《苏魏公文集》,卷六十三〈行状〉〈朝请大夫太子少傅致仕赠太子太保孙公()行状〉,963页。

68、《长编》卷一百七十二“皇祐四年六月丙戌条”,4152页;“丁亥至庚子条”,4153 - 4154页;卷一百七十三“皇祐四年九月戊申条”,4171页;卷一百七十三“皇祐四年十月甲申条”,4176页;卷一百七十四“皇祐五年二月壬辰条”,4201页。考宋廷本来已派原荆湖南路转运使、工部郎中王逵(? - 1056)为太常少卿直昭文馆知广州,代替仲简。但因言者认为现时正当岭外用兵,王逵不是抚御之才,不宜任之,于是改任当年守广州的魏壦。考曹修是马军副都指挥使、定国军(即同州,今陕西渭南市大荔县)留后曹琮(?- 1045)之子,宋开国功臣曹彬(931 - 999)之孙。朱寿隆是真宗朝名臣朱台符子。宋廷因岭外诸州无备,命地方长吏修缮城垣。贵州的守臣虐待百姓,人不堪命。朱寿隆抵贵州,将苛待百姓的任事者械守送狱,并奏请宋廷罢黜之,于是贵州人为朱立生祠以报之。又蒋偕奉命援广州,他驰驿十七日,至广州城下。他入城后还没有与知州仲简揖礼,就力数仲简的罪状,说他留兵自守,不敢进击蛮军,另又纵部兵杀平民冒功希赏,实在罪可斩。仲简反驳蒋偕无权擅杀像他一样的侍从官。蒋偕盛怒下,声称“斩诸侯剑在吾手,何论侍从!”幸而得他的左右排解,才没有闹出武将杀文宫之大事来。宋廷委宋克隆知邕州,可惜又是用人不当。他没有按宋廷的指示营葺守备,反而颇纵容士卒下山寨枉杀逃民,冒称杀贼获赏。当侬智高在皇祐四年十月甲申(十二)回师邕州时,他无法抵御,弃城而去。宋廷在皇祐五年二月壬辰(二十二)追究他弃城之罪,将他除名刺配沙门岛(今山东烟台市长岛县西北庙岛)

69、《长编》卷一百七十三“皇祐四年七月丙午、壬子、丁巳条”,4162 - 4163页;《宋史》卷三百二〈贾黯传〉,10014 - 10015页。

70、《长编》卷一百七十三“皇祐四年七月丁巳、壬戌条”,4163页,“八月乙酉条”,4166页;卷一百八十五“嘉祐二年二月丁酉条”,4473页。考苏缄委以留守英州的提点刑狱的鲍轲,是一个贪生怕死的懦夫,他后来带其妻儿欲过岭北,至雄州(当为南雄州,今韶关市南雄市),得到知州萧勃 (? -1052)的收留,二人后来反而劾奏广南东路转运使王罕没有应召到雄州议事。鲍轲后来在嘉祐二年(1057)二月,本来自京西路提点刑狱迁广南东路转运使。同年四月,却被御史发他在侬智高围广州时,避敌韶州,无所经画的旧事。宋廷令他恢复原职。

71、《长编》卷一百七十三“皇祐四年七月壬戌条”,4163 - 4164页,“八月辛卯条”4169页;《宋史》卷三百二十六〈张忠传〉,10521页。据李焘所记,援广州有功的知英州苏缄本来与洪州(今江西南昌市)兵马都监蔡保恭(?-1052),以兵八千人分兵据守边渡村,扼守蛮军归路。苏缄在路上布置槎木巨石几四十里。侬智高大军来到,果然不能前进,惟有绕道而行,人沙头渡江,由清远县经连州、贺州西归。蛮军被苏军布置的木石弄伤的很多,苏缄尽得蛮军所略夺之物。刚好张忠奉命从京师到来,就以军令夺了苏部的指挥权。张忠率军南下,遇敌于白田,临战,他对其部下说:“我十年前一健儿,以战功为团练使,汝曹勉之。”张忠看不起蛮军,心存轻敌,于是不披甲而跃马向前。他的先锋军不争气,遇蛮军而奔逃,他被包围,虽然将两员蛮将拉下马,但他自己也马陷泥泞,不能奋出,而中蛮军凌厉的标枪而枉死。

72、《长编》卷一百七十三“皇祐四年七月甲子条”,4164页。

73、《长编》卷一百七十三“皇祐四年八月葵酉、丙子、己卯、乙酉、丙戌、丁亥、辛卯、乙未条” , 4165 - 4169 ; 《宋会要辑稿》〈兵十四之二〉,〈蕃夷五之六十二、六十三〉,《宋史》卷三百二十四〈陶粥传〉,10735页;《王荆公文笺注》卷五十七〈尚书祠部郎中集贤殿修撰萧君固墓志铭〉,1963-1964页。考宋廷在八月癸酉(初一) , 将原广南西路转运使、主客郎中刘文炳(? - 1052)削五任官 , 责授均州(今湖北十堪市丹江口市)团练副使,坐失备御侬智高之罪。同月丙子(初四),再降前广南西路转运使、司封员外郎萧固知吉州(今江西吉安市),坐不察侬智高反之罪。同月酉(十三) , 降广南东路转运使、金部员外郎王罕为主客员外郎、监信州(今江西上饶市信州区西北)酒税。据李焘所考,王罕本来援救广州有功,但宋廷不知,却听信知雄州(:当为南雄州)萧勃之劾奏,称他没有应召至雄州议事。另外宋廷也相信谏官知谏院李兑(? -1053)的劾奏,说王罕怯懦避贼,端居广州,而将他责降。同月乙未(二十三) ,宋廷又降提点广南西路刑狱、职方员外郎李交 (? -1052)为太常博士。至于追赠阵亡将校方面,宋廷在同月丙戌(十四),追赠张忠为感德军(即耀州,今陕西铜川市耀县)节度使,官其父弟子侄婿多人,又封其母女。奖功方面,宋廷在同月十五日(丁亥) , 攫萧注为礼宾副使仍权发遣番禹县事。另在同月辛卯(十九) , 擢知英州、秘书丞苏缄为供备库副使。值得注意的是,萧注与苏缄均由文资转授武资官。

74、考胡宿此奏撰写的月日不详,惟奏中称侬智高军顿于广州城外己六十余日,按侬军在皇祐四年五月二十二日围广州城,则胡宿此奏当上于在皇祐四年七月底。大概胡宿上奏时不知侬军已在七月底解围而去。参见《文恭集》卷八〈论征蛮〉叶1-2上。

75、《长编》卷一百七十三“皇祐四年八月辛卯、丙申条”;“九月甲辰条”,4168-4170页。据载孙沔初授知秦州时 , 他人见仁宗。他表示秦州事不足忧 , 他担心的反而是岭南的蛮乱。当宋廷接到张忠死及蒋偕败之消息后,仁宗对庞籍称许孙沔料事很准。于是庞籍推荐孙沔出任平蛮的重任。当梁适认为平南不必大张旗鼓时,孙沔反驳梁适 , 指当日就因宋廷无备 , 才弄到蛮军坐大 , 他指出今次不能指望可侥幸获胜。但他居京师两日被促令起行,宋廷只给他七百兵。宋廷在是月丙申(二十四) , 诏许孙沔等若军中须人任使 , 可在江南东路抽调。

76、《长编》卷一百七十三“皇祐四年九月丙辰条”4172页;《宋史》卷三百二十六〈蒋借传〉10520页。

77、《长编》卷一百七十三“皇祐四年九月戊申条” , 4171页;《云巢编》卷八〈东上  门使康州刺史陶公传〉,叶5下至6上;《忠肃集》卷十二〈东上  门使康州团练使陶公墓志铭〉,243 - 244 ; 《黄庭坚全集》,《宋黄文节公全集·正集》卷三十〈东上  门使康州团练使知顺州陶君墓志铭〉,815 ; 《宋史》卷三百二十六〈蒋偕传〉 , 10520 ; 卷三百三十四〈陶弼传〉 , 10735页。又据宋人笔记所载 , 侬智高将起事时 , 陶弼已预感乱事将作 , 他曾写诗给杨畋 , 请他做好准备 , 诗云“虹头穿府署 , 龙角陷城门。”不过 , 这种荒诞的诗谶不过是小说家言 , 不足为信。参见王辟之(1031 -1098) , 吕友仁点校:《渑水燕谈录》(与《归田录》合本) , 中华书局 , 19813 , 卷六 , 78 ; 邹志勇: 〈宋代诗谶的类型划分及心态解析〉 , 《晋阳学刊》 2006年第4 , 111页。

78、《长编》卷一百七十三“皇祐四年九月甲寅、丙辰、丁巳、戊午、己未条” ,4172 - 4173 ; 卷一百七十四“皇祐五年正月甲子条” ,4196 ; 卷一百八十六“嘉祐二年十月己巳条” ,4493 ; 《宋会要辑稿》 ,〈职官六十五之九、十〉 ; 司义祖点校: 《宋大诏令集》 , 中华书局 , 196210月初版,199712月二版 , 卷二百五〈起居舍人杨畋降屯田员外郎西上  门副使曹修降洛苑使制·皇祐四年九月丁巳〉 , 766页。因宋军连败 , 为了提高士气 , 宋廷于是月戊未(十六) , 特赐自京至广南西路马递铺卒缗钱。又于翌日(己未 , 十七) , 分别追赠岭南诸州死于王事的官员 , 其中知封州曹觐赠太常少卿 ; 知康州赵师旦为光禄少卿。曹妻刘氏 , 以避贼死于林峒 , 追封彭城郡君 , 加赐冠帔。官其子四人。曹父修古获追赠工部侍郎 , 曹母陈氏赠颍川郡君。另外 , 宋廷又将原知龚州(今广西平南县)张序等十四人 , 以坐弃城之罪编配安置。他们要到嘉祐二年( 1057)十月才获赦恢复自由。

79、《长编》卷一百七十四“皇祐五年二月癸未条” , 4197 -4198页。

80、《凉水记闻》卷十三 , 259页。

81、狄青于皇祐四年九月庚午(二十八)自枢密副使改任宣徽南院使、荆湖北路宣抚使、提举广南东西路经制贼盗事 , 统兵平蛮。自孙沔、余靖以下 , 均受狄青节制。《长编》卷一百七十三“皇祐四年九月癸亥条” , 4174 -4176 ; 卷一百七十四“皇祐五年正月丁巳条” ,4192 - 4193页。从狄青南征的 , 包括杨文广。关于狄青平定侬智高之经过 , 可参考何冠环:〈狄青( 1008- 1057)麾下两虎将------张玉(? - 1075)与贾逵( 1010 ~ 1078)  ,载《北宋武将研究》 , 346 ~ 348页。关于杨文广随狄青征侬智高的事迹, 可参阅何冠环: 〈北宋杨家将第三代传人杨文广(? - 1074)事迹新考〉 , 402 -408页。考梅尧臣在这一首很生动而充满讥刺的诗 ,云“将军曰青才且武 , 先斩逗挠兵后强。从来儒臣空卖舌 , 未到已愁茆叶黄 , 徘徊岭下自称疾 , 诏书切责仍勉当。因人成功喜受赏 , 亲戚便拟封侯王 , 昔日苦病今不病 , 铜鼓弃掷无镖枪”。其中空卖舌的而称疾徘徊岭前的儒臣 , 显然是指孙沔 ; 因人成功喜受赏的人 , 也包括了余靖。又朱东润所撰之《梅尧臣传》, 也引述他赠诗杨畋及后来他所写这首诗的背景。朱东润:《梅尧臣传》 ,中华书局 , 19795,第八章〈监仓的前后〉, 161 ~162页。

(未完待续)

相关文章
2019-04-19 10:06:37
2019-04-18 09:22:04
2019-04-16 15:52:03
2019-04-18 10:01:43
2019-04-17 10:05:11
2019-04-16 10:20:47
在线互动留言
姓名:*
  联系QQ:
  邮箱:
  个人主页:
请输入您的评论:
请输入验证码:* 看不清?点击换一个


共有0人对本文发表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版权所有 陕西省神木县 杨家将文化研究会

联系电话:0912-8350019   联系QQ:601859554

特别感谢中共神木县委、神木县人民政府对本网站的大力支持!